鸿翔公司与海派旗袍——长宁老人口述历史
( 2018年10月12日 10 : 39 )

来源:长宁区


  旗袍,最早流行于辛亥革命时期,那时女学生为了穿着方便将满人的旗装简化而成的一种服装,在当时被称为“改良旗袍”,款式极为简单。我父亲金鸿翔1917年在上海开了家成衣铺,为了在同行竞争中出人头地,与弟弟金仪翔两人,悉心研究改造了旗袍的制作工艺,丰富了旗袍的花色品种,十年间,营业额大幅上升,积累了巨大财富。可以说“改良旗袍因金鸿翔兄弟而风行发展,金鸿翔兄弟因改良旗袍而发家致富”,这就是后来大家称之为“海派旗袍”的起源。现在服装行业里许多人还是公认“鸿翔”是海派旗袍的始创者。
 
  1927年后,旗袍业务因经营者众,生意渐趋平淡,这时沪上妇女对服饰的兴趣转向新品种——西式女大衣,金鸿翔鉴于大衣利润厚、商机大,转而经营大衣。1937年,鸿翔完全停止了旗袍的经营。
 
  编前: 前不久,“爱的传递”——长宁红河情@海派旗袍节拉开帷幕。近30个旗袍团队在中山公园主会场和申亚珺悦广场分会场开展全天候的旗袍团队、旗袍亲子家庭节目展演为长宁送上一场场精彩纷呈的旗袍美丽演绎盛宴。得知此消息的金泰康老先生,满怀激动之情,讲述了鸿翔公司与海派旗袍之间的渊源。
 
  金泰康,今年91岁,鸿翔公司创始人金鸿翔之子,现居长宁区虹桥路。1945年进鸿翔时装公司工作,1952年代理父亲金鸿翔管理鸿翔公司,1956年负责办理了企业公私合营的事务,合营后担任鸿翔公司副经理,负责单位的财务和管理工作,1987年退休。
 
  越来越为人关注的旗袍
 
  这两年,社会上的“旗袍热“可谓盛极一时,风光无限。报纸上、电视里,时不时可以看到老少丽人穿着旗袍的身影。
 
  旗袍,顾名思义与满清旗人服装有关。古装旗袍在南京“江宁织造博物馆”里还有陈列,类似京剧“四郎探母”里太后和公主穿的戏服。现代旗袍,是从上世纪民国前后开始、率先在女学生群中流行起来的,后人称之“改良旗袍”,取其制作简单、穿着方便、符合学生简朴自由的特点。它与中国传统服装最大的不同是改变了女装上面衫袄、下面裤裙的习惯,接近西方连衣裙、跑路衣的款式。
 
  现代旗袍(改良旗袍)至目前一百多年历史里,最初就是学生旗袍。民国成立后,妇女打破封建桎梏,迫切需求服饰美观,一些经营生产旗袍的服装店铺应运而生,不仅丰富了旗袍的面料、花色,而且多方改革旗袍制作工艺,旗袍业务得到了空前发展。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是旗袍的鼎盛时期,三十年代后,妇女服装向着更时髦、更高档的女大衣转移,多数时装店转而经营大衣业务,大部分旗袍业务又回归到成衣铺和个体裁缝经营。新中国成立后,由于社会观念变化,旗袍在大陆被冷落。改革开放以后,旗袍才渐渐回归国人视野。
 
  鸿翔开店前即为宋氏姐妹做旗袍
 
  上世纪二十年代前后是现代旗袍的鼎盛时期,在此期间,旗袍工艺上改革最多,款式变化最大,业务数量最巨,社会影响最深,其代表单位和领军人物,就是以旗袍发家的鸿翔时装公司及其创始人金鸿翔、金仪翔兄弟。
 
  1912年,18岁的金鸿翔结束学徒生涯,到俄国海参崴打工。不久,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金鸿翔回到上海,其时在一些外国领事馆、外国商人家中,拎着包裹为他们的女眷做服装,同时也为上层华人公馆里的太太、小姐们做各种中西式衣服,其中就有旗袍。就在那个时期,金鸿翔认识了宋氏三姐妹和她们的母亲倪桂珍。倪桂珍与金鸿翔同为上海川沙人,她对金鸿翔的手艺非常赏识,金鸿翔此后一直为宋家做衣。1932年鸿翔分店开张时,宋庆龄曾为鸿翔公司题字“推陈出新,妙手天成,国货精良,经济干城”。
 
  胸怀大志的金鸿翔,1917年集合了几个朋友,在静安寺路(今南京西路)租了房子,开了家“成衣铺”。因为他精通女装裁缝,所以女性主顾为多。那时候像这样的成衣铺,上海的大街小巷比比皆是,要想从中脱颖而出,得有与众不同的经营方法、高人一等的工艺技术。金鸿翔富有开拓精神、又学过西式裁缝,去过国外见过世面,做过外国人的跑路衣、连衣裙、礼服经常出入上层人士家庭,熟悉女性心理。在此后的十多年里,金氏兄弟对旗袍制作工艺作了巨大改革。一是在裁剪上,改变了学生旗袍笔直笼统的简单裁剪方法,把西式的“开省、打裥、装袖”等技术融合进去,使旗袍穿在女性身上更加贴合,充分显示出女性的曲线美;二是把中国服装上的“镶、嵌、滚、包”等传统工艺用到旗袍的装饰上去;三是在丝绸旗袍上绣花,绣得不是旗装上的图案花纹,而是苏绣里的花卉禽鸟,使旗袍更加华贵靓丽。这些改进也流传到整个社会,民间的旗袍花色越发丰富多彩,促成更多的女性改穿旗袍,鸿翔也确立了其在旗袍中的领导地位。
 
  靠旗袍发家的金鸿翔兄弟
 
  新中国成立前,上海的服装店都是前店(商)后场(工场)的模式,职员加技工等从业人员一般只有几十人,超过百人以上的很少。而那时的鸿翔单一个辅助工段的绣花车间就有几十名绣花女工,全部技工最多时有400人。当时已经是大商铺、名牌店的老介福绸布店,看到鸿翔生意多、信誉好,同意把他们店里的绸缎布料寄放在鸿翔的门市里,供顾客挑选定制旗袍,货款与鸿翔每逢三节(春节、端午节、中秋节)结账。
 
  鸿翔从1917年开始营业,到1927年翻建店面、更改店名这十年间,经营的全是旗袍业务,其业绩和效益十分惊人。开店时金鸿翔在亲友间筹得600元资金才租了店面,因资金短缺,连窗户上的玻璃也配不起,是用桑皮纸糊上去的。十年后,金鸿翔在商店后门的斜桥路(今吴江路步行街)兴建了占地半亩的住宅,在鸿翔旧址及周边买进的土地、房屋上,建起三层钢筋水泥、面积有一千多平方米的商店和工场,两处的地价和造价耗资数万银元。一家当初连窗玻璃都配不起的成衣铺,在十年里,能够积累到这么多的资金,可见“改良旗袍”业务之盛。
 
  我还记得,抗日战争期间,十岁左右的我和一群姐妹兄弟,每年要去浦东老家度暑假。闲来无事,女孩子拿店里原用于旗袍上绣花、后来废弃不用的五颜六色珠子、金属片串着玩。我们男孩子则用已经没用处的旗袍样本,用来做折纸、剪纸等消遣。这些材料数量之多、质地之精,足见当时鸿翔的旗袍业务曾经十分繁荣。
 
  芝加哥世博会上的鸿翔旗袍
 
  我是1945年到鸿翔公司工作的,这时鸿翔停止经营旗袍已有十多年,改而经营女式大衣。金氏兄弟对过去二十年里经营旗袍的事,只字不提。所以之前,我对鸿翔与旗袍的情况,知之不多。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黄浦区编写地方志,我被上级公司指定为鸿翔公司撰写店史。在市档案馆等处查阅历史资料时,看到一本1934年专为鸿翔公司发行的《社会晚报特刊》,登载有宋庆龄和蔡元培为鸿翔的题词,以及那时鸿翔公司在百乐门大饭店举行的时装表演,里面有一些明星、名媛们穿着鸿翔旗袍的照片。1985年出版的《经济参考》题为《女服之王——鸿翔时装公司》整版报道,里面有一节提到:1933年芝加哥世界博览会举办时,金鸿翔听到他的朋友、中国参展的筹办人之一缪凯伯说,世界各国都有服装参加展出,唯独中国没有。金鸿翔灵机一动,就由鸿翔公司做了6件绣花旗袍,托缪君带去参展,结果获得大会银质奖。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前后,鸿翔常常邀请社会名媛和电影明星,假座百乐门饭店、大华花园、奥林匹克电影院等处举办时装、旗袍表演。鸿翔靠这些明星、名媛的出场,提高了商店的声望、知名度;影星、名媛靠鸿翔的新装,提高了自身在社会上的名气和影响,可谓相得益彰。电影皇后胡蝶在她的回忆录中提到,她的衣服都是鸿翔做的,她结婚时鸿翔送了一件绣有一百只蝴蝶的结婚礼服,并为伴娘袁美云、顾兰君、小傧相胡蓉蓉等定做了礼服,还拍了照片分发给鸿翔门市上的顾客。
 
  从经营旗袍到转产女式大衣
 
  上世纪20年代,当时上海还有一家颇负盛名的女装店——云裳服装店,是由沪上名媛唐瑛、陆小曼以及一些文艺界人士徐志摩、周瘦鹃等一起经营的,店铺开业时轰动沪上,名噪一时。他们都是熟稔西方文化的精英人物,得风气之先,业务上除了旗袍,还把中国女性习惯穿的外衣,从斗篷、披风转为西式大衣,迎合了当时妇女要更开放、更时髦服装的需求,所以业绩甚佳。金鸿翔看准这个商机,认为女式大衣生意方兴未艾,它的销售、利润都要远远超过旗袍,于是在1927年新店开张后,将经营重点由旗袍转向女式大衣,店名也由“鸿祥华装部”改为“鸿翔时装公司”,并于是年发起成立“上海市时装业同业公会”。因为之前上海服装行业只有男装的“西服业同业公会”和成衣业的“机缝业同业公会”,至此鼎足而三,由金鸿翔任理事长直至退休。
 
  云裳服装店开业不久,因合伙人意见不合、业务上无专业人士打理而一蹶不振,此后鸿翔在时装业中得以独执牛耳。到抗日战争胜利时,时装业已形成以鸿翔为首及其门徒经营的南京路及其他几条同孚路、霞飞路、四马路,四个等级、总数近200家的女式时装店,均以经营女式大衣为主,旗袍的业务只有同孚路(石门一路)、慕尔鸣路(茂名路)等少数几家店铺还在经营。妇女要做旗袍,多数仍归机缝业的成衣铺和个体裁缝承接。此时女性穿旗袍者众多,业务以平民居多,在制作和式样上再没有什么变革,多年里流行的款式变化多是在领头、袖子、下摆几个地方高高低低、长长短短、周而复始地变动。高档华丽的旗袍只在婚庆喜事、上层社会、交际集会中可见。
 
  新中国成立后的旗袍
 
  新中国成立后,西装、旗袍一度被视为是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连呢绒大衣也因价格昂贵而少有人问津,所有的男女式服装店统统改而经营棉布面料的两用衫、人民装、裤子、裙子。上世纪七十年代市面上曾经供应的“家庭裁剪服装纸样”里,有两用衫、西裤、中山装、罩衫等二三十种款式,唯独没有西装和旗袍这两个品种。
 
  而在港台,旗袍一直流行。改革开放之初,香港同胞和海外华侨回来探亲游览者日众,其中许多女性出于慕名或怀旧,想在国内定做旗袍,有的还指名想到鸿翔定做。那段时间,常常有熟人来询问我有关做旗袍的事情,但是像鸿翔等一些大型时装店,已有几十年没做旗袍,技术和人才都已流失,不可能重作冯妇、再起炉灶来承接旗袍生意,我只能把这些客人介绍到还在做旗袍的“龙凤服装店”及茂名路一带几家服装商店里去。
 
  近年,台北还成立了有数千会员参加的“台北旗袍同好会”,港、台、沪三地的旗袍爱好者经常交流。前些年由于电影明星张曼玉、巩俐等穿着旗袍在国际舞台上亮相,世人都为其美丽的造型而倾倒。近些年,一些外国女明星以及一些时髦、漂亮的上层女性,也感到中式旗袍更能彰显女性魅力,她们特制了各种式样的旗袍,出现在国际舞台的庆典集会上。
 
  上世纪九十年代后,上海、东方、中央几家电视台多次来我处采访,各家电视台先后播出了“百年尚海”“上海老店”“上海服装”等有关鸿翔的纪录片,里面都提到了鸿翔经营的旗袍以及旗袍在芝加哥世博会获奖的报道。2002年,我国申办世博会,新闻晨报的记者专门来采访我,3月31日晨报以显著版面刊载以《中式旗袍闪亮世博会》为标题的报道。此后旗袍在国内被普遍关注,专做旗袍的“龙凤服装店”也被重视起来,扩大了店面,南京西路的老鸿翔也开始恢复了旗袍业务。当时行业里曾经有过主要传承旗袍工艺的,到底是“鸿翔”还是“龙凤”两种不同意见。我个人以为,论始创和贡献,当推鸿翔公司;而长时间一直坚持着旗袍经营、并延续着旗袍传统的,是龙凤服装店。
 
  旗袍卷土重来未可知
 
  上世纪八十年代,上海电视台拍摄电视剧《上海一家人》,剧中的人物、服装店老板若男的原型就是金鸿翔。他们同样是服装艺徒出身,后来又都以开设服装店致富,新中国成立前,又同样拒绝朋友去台湾创业的邀请。该剧编剧黄允在创作时,曾多次来我处采取素材,拍摄中也多次邀我到现场作顾问,剧中演员李羚、曹翠芬等也到鸿翔来体验生活。剧中若男在成衣铺做学徒时,开始学做的就是旗袍,和金鸿翔做学徒时学做旗袍的时代一样;新中国成立前夕,金鸿翔拒绝朋友邀请去台湾发展时曾说过一句“共产党来了,衣服总是要穿的”,意思是我的服装店还是可以一样经营下去的。黄允听了我的话,把它写进剧本里去,还在后面加了一句“而且要穿得更好”。
 
  新中国成立已近七十年,改革开放也有40年,我们的国情和社会都有了巨大的变化,正像《上海一家人》里若男说的,人民的衣服穿得越来越好。现在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劳动条件改善,审美观念加强,都为西装、旗袍重新登场创造了条件,男式西装早已登堂入室;旗袍何时能飞入平常百姓家?现在全国各地已有许多颇具规模的服装厂在成批生产旗袍,他们的产品何时才能为更多层面的女性服务?
 
  旗袍盛行以后,社会上把旗袍称谓“改良旗袍”或“海派旗袍”。据我所知,“改良旗袍”之名,是辛亥革命成功前后,由当时的女学生、把满人的旗装简化后风行起来而得名的;至于“海派旗袍”的名字,究竟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背景下产生的,则不得而知。不过这“海派”的名称,说明它是在上海地区生成发展起来的。
 
  现在从事服装行业的人士,对旗袍今后发展的前途和趋向,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现在国际上已经有着许多服装款式,可以供中国妇女挑选穿着,不必拘泥于一定要专注与恢复传统的旗袍;另一种意见认为,旗袍不能只是简单地停留在目前,仅仅以炫耀华丽的面料、工艺、款式,以及反复向公众展示为满足,也不能只有少数女性穿着的现状;而是要发挥其简洁、方便、更能凸显女性美的几项优势,让更多的平民女性接受、穿着,才有更广阔的发展空间。这就需要旗袍销售厂商和设计者们,做更多的探索和更大的努力了。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