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陀区甘泉路街道有一群经过“严苛训练”的侨友志愿者:他们把“洋习惯”变成垃圾分类“新时尚”
( 2019年7月11日 16 : 15 )

来源: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市林业局)


  在普陀区甘泉路街道,有这样一支“侨友垃圾分类志愿者队伍”,他们常常用多年海外生活经历,向居民们现身说法宣传方式深得人心。

  普陀区甘泉路街道在宣传垃圾分类初期就发现,社区里最接受“新时尚”理念的,就是那些曾经跟着子女在海外生活的老人们,他们中有不少“分类达人”,坚持分类多年,经受过海外近乎严苛的“分类考验”。而这些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相对有闲,很乐于在小区里担任志愿者。于是,在子长居民区党总支的引领下,小区侨友读书会的二十来名成员,顺理成章当上了生活垃圾源头分类的志愿者。他们平日里负责引导居民垃圾分类投放和小区内卫生巡逻,把“洋习惯”变成了“新时尚”。

  肖华是甘泉社区侨联分会副主席,也是资深的垃圾分类志愿者,她的女儿已在日本定居30余年,在多次探亲中,肖华深切经历过垃圾分类的考验。扔垃圾的确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但每个城市、甚至每栋楼的规定也不一样,要看具体从属的垃圾处理公司,垃圾袋也需要去超市购买专门相对应的种类。很多垃圾不敢丢,尤其是什么家具、电器、自行车等等,因为要额外收费,还不如免费送给朋友。

  早在2014年,子长小区率先试点“绿色账户”垃圾分类项目,没有先例可循,没有经验可以照搬,面对先行先试的挑战,肖华主动站出来,并带领小区内的侨眷同胞积极投身小区“绿色账户”自治活动。她们挨家挨户上门宣传、分发操作指南、定时定点、专人积分,一步步推进小区垃圾分类工作。

  “一开始不少居民不理解,觉得我们是没事找事,说我们是捡垃圾的。”面对居民的冷嘲热讽,肖华依然面带微笑地耐心劝说,科普垃圾分类知识,甚至面对乱扔垃圾的居民还耐心地帮他们进行分类。有时在炎热的夏天,面对发臭令人作呕的垃圾,肖华也坚持帮居民进行处理。渐渐地,反对的居民慢慢接受了垃圾分类的理念,也开始自觉践行垃圾分类。

  “纽约的小区物业对每一位新入住的居民会发放一份垃圾分类说明手册,介绍如何分类投放垃圾。”69岁的志愿者范玉芝,也是一位侨眷家属,她的儿子定居在美国纽约。

  在范玉芝看来,垃圾分类是一件造福子孙、积德行善的大好事。5年前子长小区开始试点“绿色账户”垃圾分类时,范玉芝便第一时间报名,充当志愿者。从此,她冬天冒着寒风刺骨,夏天顶着蚊叮虫咬,每天上午7点至8点半和晚上6点至7点这两个时间段,准时出现在垃圾回收点,指导居民们的垃圾分类工作。

  她还是小区里有名的酵素达人,擅长将日常吃剩下的瓜果皮等,制作成纯天然的清洁酵素,用于日常洗衣清洁。“自治的酵素不但无污染,其作用功效丝毫不逊于含有化学成分的洗涤用品呢!”除了将制作好的酵素免费赠送给小区居民,范玉芝还常常就地取材,当场展示并传授技艺,教导大家如何“变废为宝”。

  通过这样有趣的方式,不仅增强了社区居民对垃圾分类知识的了解,还吸引大家从自身做起,积极参与到垃圾分类的实践行动中,将低碳环保作为新时尚。现如今,酵素制作俨然成为了子长小区时尚之一,久而久之,“垃圾分类”也潜移默化地成为了大家共同的生活方式。

  “在澳大利亚,每个家庭都有三个垃圾桶,红色投放不可回收的生活垃圾,如果皮等食物残渣;绿色投放园林垃圾,如修建余下的杂草、树枝、花朵;黄色投放可回收生活垃圾,如易拉罐、纸杯、酒瓶,一星期来收一趟。”今年83岁的章梅先也是一名侨眷志愿者,儿子已在澳洲定居20余年。在她的印象中,澳大利亚的垃圾分类教育从幼儿园就开始了。在入园的第一天开始,老师们就会教小朋友们,把不同的垃圾投入不同颜色的垃圾箱。每年,小朋友们还会在老师的带领下参观垃圾回收站,学习垃圾分类回收。

  对于这些,章梅先受到了很大的触动,“别的国家分得好,我们为什么不能分?”子长小区启动垃圾分类试点后,作为党员的她,带头先行,从自身做起,把家里的垃圾桶分成了干、湿两种,可回收垃圾、有害垃圾等则另外存放。除了自己做好垃圾分类工作,章梅先她还带领了楼组其他家庭共同做好垃圾分类工作。

  如今,在各居民区党组织的带领下,甘泉路街道的垃圾分类志愿者队伍已经如雨后春笋般在20个居民区建立起来,他们每天早上和晚上定时到小区的垃圾厢房,宣传、指导居民们垃圾分类,帮助进行湿垃圾破袋,在他们的影响下,小区居民生活垃圾分类的意识越来越强,自觉践行垃圾分类的居民也越来越多。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