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市交通委:正在制定促进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意见
( 2017年3月16日 )


  如今,在申城街头巷尾,各种“橙色小车”“黄车小车”“绿色小车”随处可见,这些共享单车的出现,最大程度解决了市民“最后一公里”难题,但不可否认的是,乱停乱放、投放无序等情况也越来越严重。

  之前有媒体报道,据上海自行车行业协会秘书长郭建荣介绍,按照目前各品牌的投放速度,预计到今年上半年,上海市场将拥有50万辆共享单车,基本达到饱和。近日,有消息称,因为考虑到上海中心城区共享单车停放点容量趋于饱和,几大共享单车公司被要求暂停投放,记者采访获悉,摩拜、ofo等多家共享单车公司尚未收到有关于中心城区内暂停投放单车的官方通知。

  共享单车横在道路中央

  昨天,记者来到上海火车站北广场时,几名管理人员正在对散落停放的共享单车进行清理。

  “自行车是不允许骑进广场的,但是现在很多人骑单车进来而且随意一停,给我们的管理带来了很大的难度,我们只能把这些车都拖到一边集中停放。”一名管理人员者说。

  另外,在上海火车站北广场附近的一些路段,不少共享单车杂乱停放在人行道,甚至还有一些损坏严重、已经无法使用的共享单车直接横在了机动车道上,对机动车的正常通行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在上海长途汽车客运总站前的中兴路上,各色共享单车乱七八糟地横在道路中央。不仅如此,白线内的共享单车也没有得到规范停放,十几辆单车横七竖八地叠成了一堆。“这里共享单车很多,经常都是乱停的。”附近商户的店员说:“这些单车经常把我的电瓶车给堵住,我每一次取车都很费劲。”

  大量投放挤压道路空间

  除了乱停放现象,各家共享单车公司的大量投放,也造成了道路空间被严重挤压。

  记者在上海中心城区和一些轨交站出入口等人流密集区域,都能看到大量的各式单车。在江桥万达附近的金运路地铁站2号出入口,虽然单车摆放得还算整齐和规范,但是因为数量太多,已经在人行道上摆满了2排,仅仅留出一条一米多宽的通道供来往行人行走,很容易因为“人流对冲”造成拥堵。

  在徐家汇附近,由于美罗城附近的天桥下方人行路段正在施工,原本并不宽阔的道路只剩下一边的通道可以行走,不少人在使用完单车后都会将车顺手停放在一处,行人往往需要侧身才能通过。

  此外,在地铁1号线莘庄站附近、上海南站周边以及其他的许多地方,都能看到由共享单车大量投放引起的道路拥挤。“车子多了,方便是方便了,但这样大量的投放也给我们的正常出行带来了一定影响,这一点是必须承认的。我很支持共享单车,但也不能过度投放,现在街上很多车好像都没人用。”市民程先生说。

  禁行区域内肆意穿梭

  昨天下午,记者在南京西路上才走了一两分钟,就看到了约有20辆单车在人行道上穿行。而这些地方,都标有醒目的自行车禁行标志。

  据悉,在静安区,南京西路、常熟路、延安中路、西康路(南京西路-南阳里)、江宁路(奉贤路-南京西路)、石门一路(南向北)、陕西北路(北向南)等路段全天禁止非机动车骑行。但在这些路段,共享单车骑上人行道的现象。“以前好像还好一点,自从共享单车火起来以后,骑上来的自行车是越来越多了,还很容易撞到走路的人。”市民孙阿姨说。

  制定规范单车发展的意见

  在共享单车乱停乱放的问题上,记者分别采访了摩拜、ofo、享骑、优拜、小鸣等五大共享单车公司。

  摩拜相关负责人表示,共享单车的管理着实是最大的难点,目前通过车内装载的GPS系统能很快找到车辆的停放位置,同时依靠运营人员对单车进行合理的调度。

  享骑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享骑属于电单车,同摩拜、ofo等共享单车有着本质上的不同,“电单车必须要停放到指定的地方才能停止计费。”因此,市民在使用完毕后必须进行有序的停放。

  相比之下,ofo更多的是依靠人工进行监测,ofo相关负责人表示,ofo运营维护是网格化管理,有专职人员进行维护和管理。而在投放问题上,ofo将结合上海市民的出行特点,通过大数据分析,以市民需求为先。

  优拜方面介绍,之前主要以小规模的投放为主,然后对用户的用车习惯进行调研,以判断最佳的投放区域。而对于用户的不文明骑行、停放等行为,在管理上将与支付宝合作,运用芝麻信用分对用户的用车行为进行约束。在技术上,第一是依靠举报,第二是后台监控,即GPS定位,也正在研制自己的“电子围栏”。

  截至记者发稿,小鸣方面未回复记者的邮件。

  上海市交通委昨天表示,共享单车目前出现的问题,是发展中的问题,要在发展中予以规范和解决。目前,市交通委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共享单车企业等相关方制定促进和规范共享单车发展的意见,待政策明确以后,会及时向社会发布。

  [新闻延伸]

  近日,记者和不少交通业内人士进行了交流,也参加了一场有关共享单车管理的研讨会。业内人士纷纷表示,共享单车要加强管理,现在无论从制度上、还是技术上,相关企业没有用尽全力去规范,并提出三个建议。

  投放数量不应由企业说了算

  厦门大学海峡两岸城市规划研究所副所长王慧表示,在城市的局部地方,例如中心城区,一定是各家共享单车公司必争之地。“从共享单车公司的角度,他们每一家自然都会尽量将其运力配置部署在他们认为最具价值的地段——比如商业中心区、公交地铁等交通枢纽站、大型居民区附近等,以便能使其单车服务产品得到更充分的消费利用,企业从而获得更好的经济收益。”

  由于各家“共享单车”软件各自独立、彼此之间缺乏信息分享,对共享单车用户在城市空间的“骑行模式”的相应分析研究目前还很不充分,对共享单车资源空间配置的引导规划和规范管理几近空白。那么盲目投放下的“军备竞赛”势必会造成挤作一团、乱成一摊,以至出现妨碍其他人出行、影响用户骑行体验的种种乱象。

  到底上海市中心某个区域需要多少单车,这个不应该是某家企业说了算,不能单单由他们的“大数据”来做依据,应该由相关部门或机构进行核算,并进行相应的控制。

  不能只追求投放量和覆盖率

  目前,共享单车企业大多对使用者进行“积分管理”。比如,使用单车一次,积累信用分1分,但假如违停,通过GPS定位追溯,锁定了使用者,就会扣除信用分。此外,部分企业也推出了“黑名单”制度,当使用者的信用分低于某一个数值时,会自动封号,取消该号对单车的使用权。

  但是,现在有些企业现有产品缺乏GPS定位等设备,对车辆的使用缺乏必要的监管,无论在运营人员数量上,还是所谓的“积分管理”执行上,都缺乏有效的手段。

  业内人士表示,为了追求用户量,有的单车企业只追求投放量和覆盖率,对于这些车辆的去处,已经少有精力顾及,势必造成混乱。

  “电子围栏”应加快投用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总工程师徐道行表示,黄浦区等区域已有推行“电子围栏”的打算,即事先把可以停放共享单车的区域告知平台,平台对现有的锁车系统进行调整,将共享单车设定为不在限定停车区内就不能停放、违反规则停车发生盗损由使用者负责,以此引导用车人规范停车。

  “电子围栏”技术并不是很难,大致分两种模式,一种是虚拟围栏,即车辆运营方根据政府划定的停车区域,在后台设置停车范围,车辆停放一旦超出划定范围即可被后台侦测到。另一种是硬件围栏,即在划定的停车区域四周安装传感器,在现有技术无法精准定位车辆的情况下,辅助后台定位。

  “电子围栏”要投入使用,除了需要政府在停车区域的划定等方面给予支持,硬件的安装、企业之间的协调等问题也是需要解决的,而即使投入使用,对于没有进入被探测没有进入“电子围栏”车辆,也要明确怎么处理,是企业运营人员快速处置,还是需要政府管理人员进行处置?不过,相关单车企业不能把管理责任无限制地扔给社会。毕竟现在的共享单车都是收费的,是有租赁性质的。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