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昆剧团推出新排剧目《琵琶记》
( 2018年3月8日 11 : 17 )

来源:市文化广播影视管理局


  建团四十周年庆祝六场大戏刚刚在上海大剧院谢幕,日前,上海昆剧团又在逸夫舞台推出新排剧目《琵琶记》,作为上昆“致敬经典”主题的系列作品之一上演。该剧由“梅花奖”“白玉兰奖”得主黎安领衔主演,也是他入选第六届上海文学艺术奖青年文艺家培养计划项目的阶段性成果之一。

  南戏之祖昆曲经典

  元代戏剧家高则诚根据早期南戏《赵贞女蔡二郎》等重新创作而成《琵琶记》。经过文人的雅化改造,《琵琶记》革新了早期南戏俚俗粗糙的弊病,在双线结构、语言技巧、音律规范等方面都臻于成熟,成为当时乃至后世戏曲界效仿的典范,被誉为“南戏之祖”。数百年来,《琵琶记》在中国戏曲舞台上演出不辍,尤其受到昆曲及其受众的欢迎,昆曲“曲圣”魏良辅评价《琵琶记》:“自为曲祖,词意高古,音韵精绝,诸词之纲领。”清唱家之外,昆曲班社也较为重视《琵琶记》,将其列为常演剧目之一,上海地区早在明万历十六年(1588年)间就有相关演出的记载。

  可惜随着历史的变迁,昆曲《琵琶记》的舞台遗产也逐渐流失。《琵琶记》全本共四十二出,“传字辈”艺人能演近二十出,至上海“昆大班”“昆二班”等只传承了约十出左右,全本演出已绝迹舞台多年。

  考虑到作为昆曲舞台上为数不多的元代戏剧遗产,具有较高的艺术价值,上海昆剧团于1980年代开始着手抢救、恢复了部分传统折子戏,之后也曾参照民间故事与早期南戏“雷击蔡伯喈、马踏赵五娘”的结局推出改编版本。今年,上海昆剧团再度排演《琵琶记》,采用“修旧如旧”的办法,立足于传统的基础,文本上高度尊重高则诚的原著,演唱、表演上维持昆曲水磨细腻的本真色彩,同时在视觉呈现上融入新的元素,更贴合当代观众的审美。

  修旧如旧,去芜存菁

  此次新排的《琵琶记》,由上昆“梅花奖”“白玉兰奖”得主、小生演员黎安饰演蔡伯喈,陈莉饰演赵五娘,罗晨雪饰演牛小姐,特邀编剧名家王仁杰任剧本缩编,上昆老艺术家岳美缇、张静娴、张铭荣任艺术指导,上昆音乐家周雪华任唱腔作曲、配器,新锐导演王欢执导并任舞美设计。由文学、表演、音乐等领域多个熟谙昆曲传统的艺术家保驾护航,挖掘传统剧目的优势积淀,致力于打造一座活态“博物馆”,将传统经典于昆曲舞台上复活。

  与过往演出不同,新排《琵琶记》将以男主角蔡伯喈的心路与人生历程为主线,因此重点恢复了多个小生为主的传统折子戏,重新梳理文本、整理唱腔、设计身段到练乐排练用了近两年的时间,其中也经历了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的过程——原作诞生于元代,蔡伯喈一角身上同时折射出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与封建社会的落后观念,《琵琶记》作为昆曲舞台上的经典剧目再度推出,面临着如何传递当代价值的问题。于是,新排《琵琶记》结尾抛弃了高则诚原著“一门旌奖”的大团圆,停留在了蔡伯喈与赵五娘夫妻重逢,同时得知双亲去世噩耗的情节。功名利禄、家庭天伦如同天平的两端,平衡与取舍之间,蔡伯喈面临的人生困境至今仍有着深远的意义。

  值得一提的是,此番应邀担任导演、舞美设计的王欢与昆曲有着不解之缘。2002年,王欢为昆曲首个现代题材小剧场剧目《伤逝》担任舞美设计,由黎安饰演男主角涓生。《琵琶记》是王欢执导的首部昆曲作品,他擅于将传统的框架与新的设计元素调整融合,舞台上明清桌椅、花鸟工笔等与昆曲精致婉约的表演颇为统一。

  首演当晚,逸夫舞台的出票达到九成以上,上海的“昆虫”对于这部“修旧如旧”的新作保有非常高的关注度,很多人就是冲着“原汁原味”去的,想看到“昆曲最初的样子”,而最终上昆能以这种“活”的方式呈现文化经典,让他们感到非常惊喜。

  据悉,该剧还将根据观众和业界专家的意见进一步打磨,今年晚些时候会再度与观众见面。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