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植物园带领小学、初中的大小朋友一起“暗访夜精灵”
( 2019年7月11日 16 : 05 )

来源:市绿化和市容管理局(市林业局)


  进入七月份了,最近的几天最高气温经常保持在30度以下。这是上海植物园“精灵之约 暗访夜精灵”活动举办11年以来未遇的凉夏呐!对比往年白天40多度、晚上38度以上的气温,这个夏天对夜游爱好者太友好啦!

  上周末的周六和周日,是我今年第二次和第三次“暗访夜精灵”活动中带队讲解。周六的小朋友大部分也就是小学低年级甚至幼儿园的小朋友,而周日清一色是初中预备班升初一的大同学。

  连着几天没怎么下雨,特别白天都是阳光灿烂,路边的蛙类一下子稀少了,远没有雨天那么常见,不过池塘里的各种蛙依然唱得很欢。两栖动物还是离不开水呀。

  路面上的昆虫们倒是忙忙碌碌的。“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这里的“利”字换成“食”字更适合形容它们。当然食的最终目的是为了繁衍。虫虫们被我们的电筒一照,吓得落荒而逃,譬如土蝽、蠼螋、蟑螂、蚂蚁等等。

  又根据地面鸟粪的线索,全组人一起抬头寻找在枝头睡觉的“睡”鸟。在黑漆漆的枝叶间,仿佛有一只鸟的身影。根据大小、体型、颜色等,推测是一只乌鸫。夜间观鸟比起白天观鸟更考验眼力。

  小朋友们又合力把一条蚯蚓放归到土壤上。只是这条蚯蚓在被发现之前,已经被队伍里某个人不小心踩了一脚,导致身体的中段受伤了,在路面上痛苦地扭动着。小朋友们十分同情它,但又无能为力,只能祈祷它能慢慢恢复健康。那种善良,让人十分动容。当然也有年纪比较小的孩子为了让昆虫停住好观察而曾经弄伤了一只蚂蚁,被我批评了。是不是能仔细观察一只昆虫,比起同理心的培养,当然是后者更重要。

  明星物种萤火虫,在连着几天较为干旱后,数量明显变少。原本草丛里一眼就能看到的星星点点的萤光,须静心观察一会儿才能看到零星的萤光在草丛闪烁或者在林间飞舞。

  周六晚上的天气十分给力,不仅气温十分宜人,而且雨也下得很是时候。讲解结束,收好物料,回家的路上隐约看到天边有闪电,回到家,闪电更频繁了,但还没下雨,希望活动参与者以及小朋友和家长们都能及时到家。

  雨在半夜下了,带走了暑气,周日依旧不甚炎热。周日晚参加夜游的都是初中预备班升初一的大同学。他们都是在上海植物园参加首届上海市青少年科学创新实践工作站(初中)的学员。当天,上海植物园同日同时启动了三项“上海市科技创新行动计划”:“精灵之约暗访夜精灵 上海植物园大型系列公益科普活动”项目、“上海植物园青少年科学创新实践工作站(初中)”项目和“精灵之约 上海植物园‘二十四节气’大型系列公益科普活动”项目。

  每次活动中,我都要求参与者要自己寻找“夜精灵”,鼓励他们自行探索,也建议他们回去后可以在小区里夜游。两天带队下来,我发现小学和初中的大小朋友们年龄差距较大,认知水平也相差巨大。

  周六晚,小组里的小朋友们都超级活泼,自己探索的欲望也很强,每每发现了物种后呼唤老师的声音都会此起彼伏,即使是同样的物种也需要老师反复确认,希望获得老师的认可。我应接不暇,但又想尽量照顾到每位小朋友,所以最后都“拖堂”了,结束时间比原定时间晚了大约一刻钟。不过近两个小时的户外步行探索后,小朋友还是异常兴奋,不见疲倦。自然是最好的老师!假设是在室内上了两个小时的课会怎样呢?

  周日晚,小组里的大同学们认识的物种比较多,听老师讲了半天该物种的知识,时常反馈一句:“我们学校里学过了。”没有时间深入交流他们对自然的观感,但从表面看起来没有小朋友那么沉浸于其中。另外,也由于之后他们都需要完成探究项目,所以,我调整了讲解的内容,少讲知识点,多讲探索技能,以及引导在夜观中如何开展一个小小的探究项目——如何针对观察到的现象,作出假设,又去寻找证据证明自己的假设,得出一个结论。好奇心、探索欲望的保持和科学知识的灌输,怎么样能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呢?这也是我们在科普活动中需要把握好的。

  我忙着讲解,没怎么顾上拍照。不过魔都行者老师和马伟勤老师作为随队的摄影志愿者,一路上拍了不少。本文的配图大部分出自他们之手。

  当然,想要体验最真切的夜间自然观察,一定要参加上海植物园的“精灵之约暗访夜精灵”活动,本活动会一直继续到8月上旬(每周五六日晚的18:00-21:00),有兴趣的朋友们,一定记得关注上海植物园微信订阅号,根据每周的招募通知报名参加哦。

  上海植物园——城市绿肺、健康旅游圣地,动植物精灵们在这里与您相约,欢迎您的到来。

  本活动获上海市“科技创新行动计划”项目、上海市科学技术委员会科普项目支持(项目编号:18dz2312200、18dz2313900、19dz2300300)。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