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火星,中国深空探测还要向太阳出发
( 2019年9月5日 10 : 36 )

来源:市科学技术委员会


  火星探测、太阳探测……中国很快将启动这些深空探测计划。由国际宇航科学院、中国宇航学会与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联合举办的“第八届航天技术创新国际会议(中国·上海)”昨天在沪举行。会议围绕“航天突破性技术创新”的主题,就航天发展的相关议题开展深入探讨,同时进一步拓展航天领域的国际合作。

  会议透露,未来深空探测体系包括三个方向:月球探测、系内天体探测、星际探测;三个重点:月球极区探测、火星探测、太阳系边际探测。太阳系边际是未来深空探索的重要方向,是继月球、行星系之后,人类认识宇宙、生命和物质的新窗口。国家航天局探月与航天工程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我国计划于2049年实现对100AU(1AU为日地距离,约1.5亿公里)的太阳系边际探测。

  “我们很快将要实施火星探测,这次的火星探测是有别于国际上以往的火星探测,我们叫做绕、落探测,就是既有绕火的巡火器,又有落火器,以往的国家的探测都是先绕再落,我们是把两步并成一步走,非常有挑战性,但是相信我们一定能够取得成功。”

  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教授孟光表示,他们还做了小行星的探测、木星探测等计划,已经经过了长时间论证,后续还要实施如太阳边际探测等一系列重大科学探测任务。

  孟光透露,上海航天技术研究院和南京大学的团队,已经论证了很长时间,将用Hα谱段来对太阳的色球层、光球层以及它的日冕的抛射物质等进行探测,这个谱段很特殊,也是国际上的第一次探测。以往全世界都是在地面上进行探测,由于大气还有其他环境的影响,探测的准确性、连续性和精确性都受到了影响。“我们正在研制用于太阳探测的科学技术试验卫星,有望于未来2-3年内发射,帮助科学家观察太阳爆发源区动态特性,揭示其触发机制,努力形成中国科学家主导的重大原创性科研成果。”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