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白领辞职当调解员甘当朋友口中“翟阿姨” 新型专业调解告别老娘舅模式
( 2019年1月8日 08 : 25 )

来源:解放日报


  去年11月9日,首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迎来社会团体观众。两位身着正装、戴着工作牌的工作人员走向一家日企展台,“我们是浦东新区专业调解中心调解员,为进博会参展商提供法律服务,如有需要可以和我们联系。”其中一名调解员用流利的日语向参展商自我介绍。这名调解员叫翟华丽,曾赴日留学,回国后在上海一家外贸企业担任日语翻译。得知她辞职去应聘调解员,不少朋友都诧异:“我们以后是不是该叫你‘翟阿姨’?”

  “我开始接触调解行业,不是因为追求公平正义等高大上理由,而是因为父母希望我安定一点,之前在企业常出差,父母不放心。”翟华丽说。在浦东新区专业调解中心负责人沈东看来,不论翟华丽成为调解员的初衷是什么,都不妨碍她成为一名出色的调解员。

  和主打感情牌的“老娘舅”不同,浦东新区专调中心从成立起,便定位讲法律、讲道理的新型专业调解。在一起纠纷中,一家民营医院因麻醉剂量出错,导致一名病人意外死亡。由于双方没能达成赔偿协议,病人家属不仅拒绝将尸体移入太平间,还在医院大堂拉横幅,阻挠医院正常运营。当时还是助手的翟华丽和调解员一起赶到现场。病房内,死者尸体静静躺在病床上,家属的哭声、叫骂声混杂在一起。“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尸体,当时浑身发软,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

  接下来发生的事,让翟华丽明白了何谓专业。在分析了第三方鉴定报告后,调解员冷静地指出,医院使用的麻醉剂量确实超过适用标准,但导致病人死亡的真正原因还是其自身疾病。以此为依据,调解员划分了医院应承担的责任,经多次调解,病人家属接受调解协议。对于没有医学专业背景的翟华丽来说,要做好调解工作,就得不断充电。一度,翟华丽办公桌上摆满医学专业书籍。

  调解工作为何吸引人?翟华丽认为,一方面,如今调解员越来越专业,不仅具备专业技能,中心也建立了完备的晋升考核制度,调解员不再只是“老娘舅”,而成为一份职业。另一方面,成功调处纠纷能给她带来成就感。记得2013年底,她成功调处一起医疗纠纷。事后,70多岁的当事人特意给她打电话:“小姑娘,谢谢你!”窗外寒风阵阵,她的心头却涌上一股暖流。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