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爱上海”白领舞蹈大赛 白领用舞蹈讲述自己与上海的故事
( 2019年12月8日 11 : 00 )

来源:解放日报


白领用舞蹈讲述自己与上海的故事

  在白领渊宝的行李箱里,常年放着一双舞鞋和一条练功裤,这是她随时随地的“舞蹈装备”。作为一名体育赛事工作者,加班出差是常态;她因此经常赶不上所在的南翔青年舞蹈队的集体排练。于是,她灵活应变,出差到哪里,就在哪里排练。“行李箱一拉开,穿上舞鞋,酒店房间就是排练场。”

  从格子间到舞台,一群热爱舞蹈的白领肆意挥洒汗水。5日晚上,经过激烈角逐,11支由白领组成的业余舞蹈队,踏上首届“爱上海”白领舞蹈大赛的展演舞台,用舞蹈讲述自己与上海的故事。

  “这次比赛,是舞蹈团成员到得最齐的一次。”长宁区儒雁飞白领舞蹈团的黄子懿感慨。这个平均年龄35岁的白领舞蹈团,成员来自各个行业,有教师、设计师、空姐……她们在把改良的太极舞蹈跳到米兰世博会、身着海派旗袍走进央视春晚后,又带来了《我和我的祖国》的全新演绎。

  白天,黄子懿是一名老师;下班之后,她就变身成了舞者。自从确定参加白领舞蹈大赛以来,她一周有两到三天都在上演这样的“变身秀”。“工作中的我比较严肃,但一跳舞,就会很欢脱。”黄子懿享受这样的生活状态,几乎成了去得最勤快的队员。“每次说练两个小时,但最后都跳了双倍时间,衣服全都被汗湿透了。”坐在地铁上回家的时候,她才感觉到自己“累瘫了”。白领舞团,成员之间的时间比较难协调;下班之后,大家就在家里练习,对照着镜子“抠”动作,“大家心里会比较,如果拖后腿了一定会自己想办法补上”。

  “累并快乐着”也是渊宝最大的感受,“很开心能和一群热爱舞蹈的伙伴一起做这个小‘事业’。”这次,南翔青年舞蹈队以作品《万世点灯》参赛。除了舞蹈部分,还有由律师朱轩承担的吟诵。“我本想挑战舞者,但实在没有舞蹈基因。”朱轩说,好在自己能以另一种方式参与舞蹈。实际上,吟诵并不比跳舞轻松,要记住语调的变化、台词的顿挫,还要配合舞蹈演员的走位,“有时候看工作材料,那些字都变成了台词。”

  除了年轻白领外,这里还有上海爷叔的身影。陈曙栋是华东医院放射科的医生,已有近20年“舞龄”。“刚进舞蹈队,周围人不理解一个大男人去学跳舞,现在观念在发展,舞蹈队里男孩子可能比女孩子还多。”他见证了这支医疗舞蹈队的发展,不仅队伍越来越庞大,舞种也越来越多样化。“最重要的是收获了友情。”现在,陈曙栋还被队员们笑称为华东医院舞蹈队的“首席男明星”。

  在白领舞蹈的舞台上,每个白领演绎的都是自己的生活:不仅能看到“金融城”50万白领激情奋斗的缩影,也能看到无影灯下白衣天使温暖的微笑;不仅能看到新手乘务员们为职业愿望奋斗的脚印,还能看到年轻文艺工作者们挥洒青春的姿态……

  “爱上海”白领舞蹈大赛由上海市舞蹈家协会和上海国际舞蹈中心发展基金会共同主办,参与者涵盖文化、金融、医疗、交通、工业、科研各行各业。白领们用靓丽的舞姿诉说着,只要有梦想,白领也可以从“格子间”跳到“大舞台”。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