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通“经济链”,撬动“全程闭环” 代表为常态长效推进生活垃圾治理建言献策
( 2020年5月28日 07 : 28 )

来源:解放日报


打通“经济链”,撬动“全程闭环” 代表为常态长效推进生活垃圾治理建言献策

  每天早晨,沈觉新都会左手拎一袋干垃圾、右手拎一袋湿垃圾出门,走到不远处的村民组垃圾分类定时定点投放点扔垃圾。作为嘉定区嘉定新城(马陆镇)北管村余家村民组组长,“定时定点”早已成为沈觉新的生活习惯。“除了这个村民组,我们的吴家角村民组、西南宅村民组和一个外来人口集中居住小区也已实现定时定点投放,今年还要在其他两个村民组推广定时定点投放模式。”全国人大代表、北管村党总支书记沈彪告诉记者。

  这是上海垃圾分类工作的一个缩影。近来,上海大力推进生活垃圾分类减量工作,成效显著。再过一个多月,《上海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施行就将满一周年。将来如何巩固工作成效,让垃圾分类进一步精细化、体系化?全国两会会场内,代表委员们纷纷建言献策。

  如何“更好”?“一声令下”还不够

  在上海这座超大城市推行垃圾分类,难度不小。不少全国人大代表谈道,上海的垃圾分类工作已有不少亮点、克服了很多难处,但仍有改进完善的空间。

  “居民区楼下有一堆装修垃圾,堆了两个多月还没有清走。”2019年8月29日,这条来自上海石泉一村的居民投诉,引起了全国人大代表、普陀区委书记曹立强的关注。“我刚到普陀工作时就抓过这个问题,交办了两个部门牵头研究,解决情况不理想。这让我感到,仅靠‘一声令下’远远不够。”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近两三年里,曹立强常走进社区调研,摸清实情、梳理问题、研究对策,发现这一难题多集中在装修频次高、装修垃圾多的老旧住宅小区。而且,装修垃圾清运是系统工程,涉及的主体和环节较多,“清运难”的背后是职责不清、联动不多、动力不足等机制和责任问题。去年,普陀区专门研究制订了《普陀区住宅小区装修垃圾、大件垃圾清运管理办法(试行)》,还掀起一场针对装修垃圾的整治行动,成效显著。

  “行政部门要勇于打破壁垒。‘块’(街道镇)的干部要敢于牵头,‘条’(委办局)的干部工作要在‘块’中呈现。”曹立强建议,解决装修垃圾清运问题,业主、物业、企业等各方要明确职责,科学设置临时堆放点并规划清运流程。

  全国人大代表、长宁区虹桥街道的“小巷总理”朱国萍说,垃圾分类工作要做得更到位,可以让老传统和新科技互相配合。“社区推动垃圾分类,重要的是做人心的工作,从而实现培养思想认识、培养行为习惯。居民区干部挨家挨户‘跑断腿、磨破嘴’,这是老传统。虹桥街道是上海第一个在街镇一级实际开展‘一网统管’垃圾分类场景运用的街道,我们通过‘人工+智能’模式,依托政务微信系统,可以做到垃圾分类问题的巡查、整改、核查全过程管控,还将无线单机摄像头安装在箱房区域,实时发现不正确的投放行为,这是新科技。”

  如何“更精”?提升末端处置能力

  垃圾分类看似小事一桩,实则是城市品质的象征,反映城市治理的精细化程度。

  目前,上海已有了首个街道生活垃圾分类精细化管理平台。在静安区天目西路街道城市运行综合管理中心的显示屏上,一颗蓝色“心脏”划分成13个区域,27个红点散落其中。监控员用鼠标点击红点,红点所代表小区的垃圾分类档案便映入眼帘,包括未整改的问题。这些信息也会出现在居民区物业经理的手机上,一旦抽检发现问题,系统会不断推送短信直到整改完成。

  如何进一步实现垃圾分类精细化管理?全国人大代表、上海市生态环境局局长寿子琪告诉记者,关键是看垃圾收运以后的末端处置环节是否精细。“如果末端利用体系依然是粗放式的话,那么前端的收集、运输环节再精细,效果也不佳。”

  寿子琪表示,生活垃圾分类的重要目的,是把各类垃圾用最有效、最经济、最环保、最合理的方式进行处置。末端处置的精细化程度,决定了垃圾分类全流程的精细化程度。“今后要加强回收利用体系建设,做到能用则用、能回收则回收,提高生活垃圾资源化利用的能力与水平。”

  沈彪告诉记者,北管村在选择哪些村组推广定时定点分类投放、哪些村组暂时不推广时,是有现实考虑的。“推广定时定点要考虑地区实际。农村地区地广人稀,我们已经推广的三个村民组都比较小、人数也比较少,每个村民组都不超过30户,其他村民组都采用源头分类收集模式。”随着居民分类习惯的养成、村里对垃圾分类工作管理能力的提升,今年北管村将对蔡家村民组、石驳岸村民组实行垃圾分类定时定点投放。这两个村民组各有近100户,为了让村民少跑路,村里决定将两个村民组各分成南区、中区、北区,各区域内设立两个投放点,共6个投放点。投放点覆盖的农户可精确到门牌号,确保每个投放点的垃圾投放量基本均衡。

  如何“更长”?引入市场运作机制

  今年全国两会会场内,垃圾分类的长效常态化机制探索,成为代表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比如,全国政协委员、陕西省政协副主席李冬玉建议,将落实垃圾分类的目标任务分解在“十四五”规划及以后的“五年规划”中,同时将垃圾分类所需建设项目列为国家和地方新基建投资项目内容,加强引导奖惩,让垃圾分类成为习惯。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政协副秘书长王济光则建议,尽快制定全国统一的垃圾分类标准,将垃圾分类知识纳入学校教育。

  沈彪认为,要让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常态长效推进下去,宣传和监督的力度不能减小。“宣传工作可让每家每户都了解、支持垃圾分类的做法和意义,村干部、村民组长、志愿者等则应发挥监督作用,并带头做好垃圾分类工作。”

  寿子琪也同意这个观点。他认为,宣传有助于全民垃圾分类意识的巩固和提升,监管则是确保垃圾分类工作有成效的重要前提。同时他建议,要打通垃圾分类全流程的“经济链”,引入市场运作机制。“要让垃圾收运、处置企业愿意处理,可采用政府补贴、收费、资源再利用收益等方式,保证他们一定的经济收益,要让市场主体受到激励、提高积极性,愿意投身垃圾分类减量的‘全流程循环’中,这样有助于末端驱动前端,形成生活垃圾分类的良性运转。”

  全国人大代表、黄浦区委书记杲云认为,要让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常态长效推进,就要进一步做实做细源头分类环节,想方设法多推出一些人性化的管理举措,进一步营造“方便大家分、引领大家分”的垃圾分类投放环境。同时,要加快推动实现全程闭环化处置,重点是聚焦应急中转渠道储备、可回收物中转渠道建设、末端处置渠道畅通,对可回收物、有害垃圾等各类垃圾齐收共管,实现再生资源本地化闭环管理。“垃圾分类,绝不仅仅是分类这一环重要,而是要做好收集、转运、处置、回收的全过程闭环,任何一个环节有差池就会浪费其他人的努力,增加社会成本。要全力打造生活垃圾全品类、全链条体系,真正做到全程闭环化处置。”


收藏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