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工具条配置

上海自贸试验区坚持制度创新、对标最高标准 向世界亮明中国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 2017年05月15日

上海自贸试验区向世界亮明中国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
上海自贸试验区向世界亮明中国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

  日前,上海市府新闻办举行新闻通气会,进一步介绍了今年3月30日国务院正式印发的《全面深化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改革开放方案》(下简称《方案》)。

  下阶段,上海自贸试验区将坚持以制度创新为核心,坚持对标国际最高标准,更加突出改革系统集成,突出联动发展,建设开放和创新融为一体的综合改革试验区、开放型经济体系的风险压力测试区、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先行区,以及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

  根据《方案》,上海自贸试验区将全面深化推动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的改革举措,力争更多可复制推广的制度创新成果,向世界亮明中国全方位开放的鲜明态度。

  开放与创新系统集成的试验区

  上海自贸试验区成立3年多来,取得了负面清单管理模式、国际贸易“单一窗口”、金融宏观审慎管理制度框架等一系列基础性的核心制度创新,下一步将在制度创新的系统性、整体性和协同性上取得更显著进展。

  上海市发改委副主任朱民在会上表示,进入“3.0版”的上海自贸试验区,将在投资领域突出准入清单管理方式、行业许可管理规定、业务牌照和资质申请审核标准等三大方面的内外资一致,进一步提高企业准入透明度。同时,在总结完善2016年浦东新区116项行政许可事项改革的基础上,实行告知承诺为主的许可管理方式,改“一品一证”为“一企一证”。

  在国际贸易“单一窗口”建设上,上海自贸试验区提出率先试点高标准的贸易数据协同、简化和标准化这一联合国数据标准,同时提出将海港、空港和海关特殊监管区纳入“单一窗口”,并将“单一窗口”功能拓展至服务贸易领域,未来还将具备跨区域通关业务办理功能,提高长江经济带等更广泛区域的通关一体化能力。

  上海自贸试验区聚焦重点之一是与张江自主创新区实行“双自联动”。据统计,目前我国新药研发机构有30%来自上海张江。此外,全国每年用于新药开发预算总额的30%以及全国一类创新药30%的来源都在张江。因此,《方案》提出,将进一步优化生物医药全球协同研发的试验用特殊物品的准入许可,进一步增强张江药谷的国际竞争力。

  衔接国际通则风险压力测试区

  作为连接国际通行规则,建设国际最高标准、最好水平自由贸易园区的主阵地和试验田,上海自贸试验区一项重要使命,就是为我国建立开放型经济体系进行风险压力测试。试验田的“抗压弹性”,取决于补足对外开放力度的“短板”,也取决于制定贸易便利化新规则、创新跨境服务贸易管理、深化金融开放等一系列措施的落实。

  据介绍,3年来,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向世界贸易组织12个服务部门中的11个部门实施对外开放,下一步将在电信、互联网、文化、文物、航运服务等专业服务和先进制造业领域放宽投资准入,在扩大开放的同时,完善投资审查制度,加强风险防范。

  在投资者关心的贸易便利化方面,目前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完成了世界贸易组织《贸易便利化协定》40项条款中的38项,其中36项A类条款已全部签约实施,剩余2项B类条款将进行便利化试点。

  《方案》还提出,要最大限度实现口岸作业各环节的全程无纸化,以及贸易领域证书、证明的电子化管理,不仅改变管理方式,还要再造监管流程。跨境服务贸易管理模式创新也是《方案》重点突破任务之一。会上指出,目前我国服贸总体处于逆差,知识和技术密集型服务业仍处于竞争劣势。因此,上海自贸试验区在国家主管部门的支持下,将率先探索跨境服务贸易领域的负面清单管理模式,通过管理体制机制创新和进一步对外开放,优化我国服务贸易结构。

  在金融方面,上海自贸试验区重点工作是积极有序推进“金改40条”实施。同时,《方案》还对上海自贸试验区深化金融国际化建设提出了要求,包括构建面向国际的金融市场体系和人民币全球服务体系,进一步完善加强开放环境下的金融监管。

  整体提升政府治理能力先行区

  上海自贸区的改革试验,从1.0版、2.0版到如今的3.0版,一个根本目标始终坚持,那就是以开放倒逼改革,其核心是政府职能的转变、政府治理能力的提升。

  从1.0版到3.0版,这一改革目标随着上海自贸区建设推进而不断深化,树立起越来越高的标杆。此次《方案》提出,将进一步转变政府职能,打造提升政府治理能力的先行区。

  下阶段,上海将立足自贸试验区建设与浦东新区转变一级地方政府职能的联动,坚持以自我革新精神实现政府的职能再造。《方案》从治理主体、治理结构、治理体系、治理方式等方面,提出了整体提升政府经济治理能力的新任务。

  在治理结构方面,深化大部门制度改革,深化综合执法改革试点,加强监管协同。

  在治理体系方面,以许可管理领域的“双告知、双反馈、双跟踪”和监管领域的“双随机、双评估、双公示”为重点,形成跨部门行政管理的无缝衔接和对市场主体全生命周期监管。

  在治理方式方面,建立央地协同、条块衔接的信息共享机制,已经公告信用信息和金融信用信息互补机制,把散落在各部门的“冷数据”变成政府之间和政府与市场之间互动的“活数据”。同时,通过“全网通办”“全区通办”和“全城共享”,实现政府管理和服务的覆盖。

  “这些改革事项不是个别政策调整的零打碎敲,不是各部门条线的单兵作战。”朱民指出,这些综合性改革涉及国家部门的地方政府事权,需要协同不同职能部门和市场领域,需要线下线上同步推动,并涵盖了事前和事中事后监管措施。改革的目标是政府治理能力的整体提升和市场活力的充分释放。

  服务“一带一路”建设桥头堡

  “创新合作发展模式,成为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推动市场主体走出去的桥头堡”,这是中央对上海自贸试验区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最新定位。在上海自贸区建设步入3.0版前夕,俄罗斯铝业联合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完成了首期人民币债券发行,这是首单“一带一路”沿线国家企业在中国发行的熊猫债券。

  地处“一带一路”的出海口,上海自贸试验区作为桥头堡的地位得天独厚,“一带一路”与自贸改革试验,在现实中已经有了大量交集。在市场主体积极行动的同时,此次《方案》立足“一带一路”国家战略需要和上海优势资源条件,把握我国对外投资已经超过吸引外资的历史性转折点,提出将上海自贸试验区打造成“一带一路”的“新平台、新载体和新枢纽”。

  打造“一带一路”开放合作新平台,在投资方面,上海自贸试验区将建立综合性对外投资促进机构;在交易方面,将打造“一带一路”产权交易中心与技术转移平台;在支持服务方面,建立境外投资公共信息服务平台,并提供法律查明、律师、商事纠纷调解和仲裁等服务支持。

  上海自贸试验区将搭建“引进来”和“走出去”有机结合的新载体,将以上海国际贸易“单一窗口”为载体,推进贸易信息互换和服务共享;将以能源、港口、通信、高端装备制造等领域为载体,推进跨境投融资服务创新。

  《方案》还提出,将为建设服务“一带一路”市场要素配置功能的新枢纽,发挥上海唯一海上丝绸之路、沿海运输通道和长江黄金水道交汇点的区位优势,把上海港建设成为连接国内外重点口岸的亚太供应链中心枢纽。包括提高浦东机场货运和客运服务能力,建设门户复合型国际航空枢纽;发挥上海资本市场的国际化资源条件,建立境外资本与境内资产对接纽带;积极探索具有国际竞争力的离岸税制安排,支持包括本土企业在内的跨国公司集聚发展跨界业务交易、支付、结算、服务等全球价值链高端的总部功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