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三省一市同步发布长江禁捕决定 2021-04-02 来源:解放日报
字号:

050402_p1.jpg

  从今年1月1日起,长江流域重点水域实行10年禁捕。为让“禁渔令”落地有声,昨天,长三角三省一市人大常委会联合召开发布会,共同发布关于促进和保障长江流域禁捕工作的法律性问题决定。为了体现长三角三省一市立法的协同性,决定将实施时间统一为2021年4月1日。

  “这是四地人大为加强生态文明建设协同开展的立法项目,体现了‘决策协同、文本协调、执法协力、监督协作’的特点。”上海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主任丁伟说,按照长三角三省一市就禁捕工作协同立法所达成的共识,坚持在主要条款、基本格式和实施时间上保持一致。“四地人大决定在文本上总体是一致的,特别是在关键条款上完全一致。”

  构建闭环监管长效机制

  集中资源开展联合整治,共同打击违法犯罪,有助于解决跨区域流窜偷捕、运输、销售等执法难题

  记者了解到,去年12月24日至25日,长江“十年禁渔”长三角地区三省一市人大联动监督、协同立法座谈会在上海召开,沪苏浙皖三省一市人大共同商定,由上海市人大常委会牵头,长三角地区长江流域禁捕采用法规性决定的方式,争取在2021年第一季度同步出台决定。今年2月和3月,长三角三省一市人大常委会先后审议并表决通过有关促进和保障长江流域禁捕工作的法律性问题决定。

  执法环节,长三角一直面临“联合难”。许多非法捕捞船只流窜作案,可谓“狡兔三窟”,执法者时常觉得自己在与违法者“捉迷藏”。这次同步出台决定的最大亮点是构建三省一市协同非法捕捞闭环监管长效机制。

  “长江流域禁捕,特别是长江口禁捕,需要三省一市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基础上,探索长江流域禁捕跨省联动监督、协同立法、联合执法。”丁伟表示,三省一市人大常委会的决定都提出,建立健全三省一市协同的闭环监管长效机制,探索建设覆盖三省一市的船舶登记信息共享平台、渔船动态监管平台、水产品市场流通追溯监管平台和执法信息互通共享平台,共同打击破坏禁捕的各类违法犯罪行为。“这有助于疏通跨区域流窜偷捕、运输、销售的‘堵点’,集中执法资源开展联合整治。”

  “协同出台决定,是三省一市从生态系统整体性和流域系统性出发推进长江流域生态保护的重要举措。”浙江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何晓明说,三省一市都对长三角地区探索禁捕跨省协同立法、联动监督、联合执法作出明确规定,为今后三省一市在更深层次、更广领域、更高水平上共同推进长江大保护提供了法治指引和制度保障。

  “在起草与修改草案的过程中,我们始终与上海市人大保持联系,将相关意见随时反馈、沟通,确保核心条款、关键制度达成共识。”江苏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夏正芳说,三省一市决定的顺利出台,既是对刚刚施行的长江保护法贯彻实施的积极响应,也是长三角区域协同立法的又一次成功实践,不仅充分展示了长三角三省一市人大在长江大保护进程中的担当与作为,也丰富了区域协同立法的实践探索与经验。

  三省一市划定禁捕区域

  禁捕区域明确后,今后去太湖周边旅游,在餐馆或者菜市场里,可能买不到真正的“太湖三白”了

  长江禁捕升级关系到百姓餐桌。记者发现,三省一市都将国家与省、直辖市确定的长江流域及重点水域明确为禁捕范围。而国家层面在划定长江流域禁捕区、长江口禁捕管理区的同时,也鼓励将“各省确定的其他重要支流”纳入禁捕区。

  目前,上海的禁捕工作主要涉及浦东新区、崇明区、宝山区、奉贤区、金山区。丁伟表示,考虑到随着各项工作的持续推进,上海禁捕区域可能有所扩大,决定就此留下了空间,禁捕期限也按照国家和本市有关规定执行。

  长江在安徽境内被称为“八百里皖江”,流域内生物多样性资源丰富,是白鳍豚、江豚、扬子鳄等重要野生动物栖息地。安徽将禁捕区域确定为水生生物保护区,长江干流安徽段,华阳河、水阳江、皖河、青弋江、漳河、滁河干流和菜子湖、巢湖水域,以及国家和安徽省确定的其他水域。

  江苏的禁捕范围明确为长江干流江苏段,长江河口规定区域,国家和省级水生生物保护区,滁河、水阳江、秦淮河和石臼湖等水域。根据浙江的决定,禁捕区域包括浙江省管辖的长江禁捕管理区海域和太湖沿岸水域。“太湖三白”是太湖流域的著名湖鲜。

  这也意味着,今后不论是江苏还是浙江,去太湖周边旅游,在餐馆或者菜市场里,可能买不到真正的“太湖三白”了。

  每条鱼都有“出生密码”

  水产品溯源体系将实现全流程数字化。每条鱼从哪个养殖场诞生、途经哪些地方,都将一览无遗

  市场售卖的水产品是否都可以追溯产地,让大家放心吃?“要营造‘水上不捕、市场不卖、餐馆不做、群众不吃’的良好氛围。”安徽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曹林生说,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不仅要打击违法捕捞等行为,更要从源头抓起。

  此次协同立法中,四地达成共识,共同建立覆盖长三角区域的水产品市场流通追溯监管平台。记者了解到,长三角汇集各方之力要打造的水产品溯源体系将是“升级版”,实现全流程数字化。这意味着,不久之后,餐桌上的每条鱼都有望拥有自己的“出生密码”。从哪个养殖场诞生、途经哪些地方,所有相关信息都将在这一平台一览无遗。

  为了在禁捕领域形成合力,共同打击违法行为,上海结合多年实践,决定发挥“一网统管”、城市数字化、网格化管理等优势,加快实现各部门信息数据共享,建立健全发现、响应和处置机制。同时,加强执法力量和资源装备整合,探索推进水陆联动和协同执法;并建立中央直属机构与本市政府部门的联动执法机制,加大对非法捕捞等行为的依法查处力度。

  渔民上岸后靠什么生活

  上海提前两年实现长江上海段全流域退捕,且在人上岸、证回收、生活保障等方面做到“5个百分百”

  十年禁捕,大量渔民不得不上岸谋生,他们未来靠什么生活?四地在立法时均考虑到这一问题。四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将指导渔民们就业,并为其提供职业技能培训,同时还将优先安排就业困难的退捕渔民从事公益性工作。

  为支持渔民转产安置,四地政府部门还将做好渔民生活困难兜底保障,并统筹整合相关资金,加大投入。上海市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副主任委员李富荣说,2018年起上海全面完成退捕任务,提前两年实现长江上海段全流域退捕,且在人上岸、证回收、生活保障等方面做到“5个百分百”,即渔船捕捞许可证100%回收、退捕渔船100%拆解、捕捞网具100%回收销毁、退捕渔民100%纳入社会保障、有就业意愿的退捕渔民实现100%就业。

分享:
  • 打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