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为“颠覆性科技创新”服务——访闸北区委书记翁祖亮

  闸北作为中心城区,在全面参与上海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的进程中,如何大胆作为、创新作为、超常作为?日前,闸北区区委书记翁祖亮接受了解放日报专访。

  在建设科创中心中实现创新驱动

  记者:在全球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闸北如何实现创新驱动转型?

  翁祖亮:从闸北的故事看,以前主要依靠“要素驱动”,比如依托火车站、汽车站的交通运输业,又如原来房地产对区域经济贡献的比重是半壁江山,这几个产业带动了闸北发展。但随着这几年上海围绕创新驱动战略,闸北发生了深远变化,形成服务经济为主的“5+X”产业结构。“5”包括金融服务业、专业服务业、信息服务业、高端商贸业、现代物流业;“X”主要包括文化创意业等新兴产业。

  科技经济2014年对区级经济的直接贡献比重达到30%,而房地产贡献比重只占18.9%,从要素驱动逐步转向要素驱动、创新驱动并举已经显现。今后两年,每年增加3%,2017年力争达到40%左右,那就是创新驱动了。

  2014年,全区财政总收入突破200亿元,对于面积只有29平方公里的闸北是不同寻常的。亿元楼宇2013年达21栋,列中心城区第四,去年全区已达28栋;经认定的总部型企业达到27家,也名列全市前茅。2014年,闸北区级财政增长已是11.86%,如果继续保持这样高位运行态势,没有新的动力是很难的。动力在哪里,就是靠创新驱动。

  记者:闸北参与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的优势在哪里?

  翁祖亮:闸北有四大优势。其一区位优势,属于中心城区,交通方便;其二政策优势,闸北是全市唯一的首批国家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区,可以先行先试;其三是商务成本优势,比中心城区核心区相对低一点;其四空间优势,闸北还有旧区改造、退二进三等发展空间。特别是闸北拥有占地面积超过15平方公里的张江高新区闸北园,闸北园以市北高新区、上海多媒体谷产业园等4个国字号园区为领衔,以上海首个云计算产业基地、国内唯一基础软件产业基地和上海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等3个特色产业基地为支撑,以软件信息服务业、检测认证服务业等5个重点新兴产业为基础,这为闸北参与全市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提供了广大主阵地和产业支撑。

  颠覆性创新对引领赶超至关重要

  记者:在您看来,建全球科创中心有什么创新要素必不可少?

  翁祖亮:首先,要有一批有影响力的企业集群。硅谷也好,纽约也好,伦敦也好,都根据其产业发展需要出现大批企业集聚,形成代表世界潮流的产业集群。因此,要以这样一批创新基础好、创新活力强、创新优势明显的集群化企业为主体。第二,要有一批领先的创新领域。自然科学的创新是新理论包容原有的理论,是进化性的;而工程领域的创新,往往是一代取代另一代,是颠覆性的。因此,应当注重经济社会发展中带有颠覆性的发展领域,这对实现引领、赶超是至关重要的。比如,大数据时代,谁掌握了数据管理,谁就掌握了制高点,变为一个非常重要的创新标志点。第三,要汇聚各类创新人才,不是简单而言的科学家、工程师,而是各种类型的,包括拥有企业家精神的企业家,甚至创业“草根”,这样才能形成“万众创新、大众创业”的人才高地。最后是要营造一个和谐的创新环境。长期以来,科技与经济“两张皮”,产学研用一体化总没有完全形成。创新包括大的生态环境,涵盖法规规章创新、体制机制创新、公共服务平台设施、知识产权保护等,以及包容宽容、容忍失败等。

  记者:加快建设科创中心,从上海市级层面,从各区县层面,如何有所作为、又各有作为?

  翁祖亮:推进上海科技创新中心建设,政府层面要市区联动,市做什么、区做什么,确有不同,其中主要有3对关系。

  第一,市里抓布局,区里抓特色。在围绕全市布局主攻方向的基础上,各区根据特色优势,通过孵化、培育、集聚,形成特色鲜明的产业链和产业集群。第二,市里抓大生态,区里抓小环境。开放、开放、再开放,创新不是靠管出来的,创新是靠放出来的。法规规章要适应创新,体制机制要适应企业,公共服务平台要完备,创新文化氛围要营造,知识产权要保护,这些都是生态链环节。第三,市里抓重大项目突破,区里抓“四新”经济。“四新”经济也不是“满天飞”,也有一个重点把握问题。比如闸北已经形成了16个处于国内领先、国际一流的产业领域,分类支持创新企业发展,作为“四新”经济主战场。

  “四新”“服务”都是创新关键词

  记者:将那些不可或缺的创新要素代入闸北区,呈现着怎样的特色、环境以及“四新”特征?

  翁祖亮:企业到哪里,创新就在哪里。以闸北的市北高新园区为例,其综合发展指数在全市104个同类园区中连续3年排名首位,成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的成功案例,并正带动全区创新转型。园区本身就是一个创新主体和创新环境,成为企业创新过程的中介、传导和推动力量。那里的3.13平方公里已集聚了一大批特色鲜明的企业,各种创新要素在此汇集聚合。

  “四新”方面,闸北正研究制定“加快推进‘四新’经济发展实施意见”,聚焦几个具有特色的领域。比如从基于互联网的数据压缩技术、视频检索技术、基础软件技术到轨交信号控制技术,软件与信息服务业正酝酿突破性、爆发式发展;又如文化影视制作,正在围绕“环上大”园区建设世界级影视基地,即将建立起3个公共平台,另外此前区内已经具备检验检测认证、人力资源服务方面的国家级公共平台,全部38个公共平台正将为支撑闸北“四新”经济发展、中小企业创新创造良好条件。

  记者:在您的观点表述中,“服务”是关键词,闸北如何服务好科创中心建设?

  翁祖亮:闸北以国家服务业综合改革试点为牵引,来推动政府职能转变。按照“两高两少两尊重”的总体要求,能够简化的就简化,我们对接自贸区,先照后证,方便企业。只要是有利于企业办事的,最好是一口式、一表式就OK。更进一步,还要尽量把服务对接到企业,就是“零距离”现场办公。区内现有处级干部组成的一支百人团队,对口服务百家企业,建立政企联络员制度,动态跟踪企业需求,第一时间帮助解决,每一年又都评估调整。

  此外,在准入、管制机制上进行突破,如率先将人力资源服务业企业外资控股比重,从50%提高到70%,已在自贸区得到复制;又如检测认证行业,率先将政府监督抽查产品的监测业务向第三方机构开放,使区内检测机构可直接承接自贸区业务——这一切都是为科技创新完善公平开放的市场体制和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