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读取jquery

舍弃“拿来主义”,集聚创新功能——访闵行区委书记赵奇

  我们的政策碎片化现象比较严重,税收优惠、人才政策都有,但这些政策已不适应科技创新企业对政府行政资源的需求。闵行将加快搭建平台,加快软硬件建设,拉长创新服务链,把点状的政策串珠成线

  闵行地处上海西南,虽是市郊,但经济发达,产业齐全,又因独特的地理位置,吸引大量人才集聚。但发展至今,闵行也面临土地资源紧张、传统产业效率较低等“天花板”。在上海加快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进程中,闵行如何定位?如何利用自身优势,突破瓶颈?记者近日专访了闵行区委书记赵奇。

  做上海科技创新“主战场”

  记者:作为拥有科技底蕴、产业基础雄厚的大区,闵行在科技创新中心建设中的定位是什么?

  赵奇:我们一直在研究和思考,闵行在全市的科技创新战略格局中应扮演怎样的角色?发挥怎样的作用?这个课题是闵行区委在2015年需要完成的最重要任务。我们认为,基于历史发展的原因和独特的区位优势,闵行拥有比较发达的经济元素,已形成科技创新企业比较集聚的态势,科技创新资源和人才相对集中。因此,闵行有基础,有优势,更有信心成为上海科技创新的“主战场”。我们认为,把闵行打造成上海科技创新中心的功能集聚区,是符合现实和未来发展需要的定位。

  上海已到了不创新就无法推动经济发展的地步。从闵行发展的现实来看,我们也深深感觉到,在快速的城市化过程中,空间资源已碰到“天花板”,调结构、转方式是当务之急,不能再铺摊子、摊大饼了。这种情况倒逼我们一定要通过科技创新“杀出一条血路”,再树闵行发展新的辉煌。

  搭建紫竹产研院科技创新平台

  记者:具体而言,闵行有哪些科技创新资源和基础条件?

  赵奇:闵行科技创新的固有优势有多个方面,包括:先进制造业基础比较好,有上世纪50年代以来布局的“四大金刚”等大型国企,形成天然的产业链优势;近年来,闵行承担大量国家重大工程和项目,布局航天、航空等产业,又带来新的优势。

  有这样一组数据:闵行战略性新兴产业的产值规模已占全市的15.3%,研发费用占地区生产总值的比重超过8%。区内有交大、华东师大两所985高校,13家国家级、66家市级研发机构,37家外资研发机构,10多家航天、航空、船舶等系统研究院;每万人发明专利拥有量28.78件,比全市平均高出41.6%。

  闵行打造科技创新中心功能集聚区,将聚焦以紫竹高新区为核心的“大紫竹”区域,大力提升科技创新功能。这个区域已基本具备世界一流创新中心的核心要素,包括:人才要素集聚明显、技术要素快速增加,优质机构加速集聚,创新资本有力支撑。而且“大紫竹”区域腹地辽阔,覆盖范围约150平方公里,为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提供了发展空间。

  记者:如何提升“大紫竹”区域的科技创新功能?

  赵奇:我们重点建设的紫竹产业研究院,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抓手。产业研究院规划了100亩土地,现在已用30亩,投资3亿多元。今年,将有4万平方米的科技创新平台建成使用。这个平台将向区域内的大学、科研院所等各类创新主体开放,成为创新、创业的公共服务平台,使交大、华东师大的科研项目在这里产业化,让师生在这个平台上实现创业梦。

  突出先进制造业创新主体地位

  记者:闵行打造科技创新功能集聚区,在路径选择上有哪些考虑?

  赵奇:首先,明确闵行科技创新的主攻方向。除了关注互联网经济,关注“四新”经济中的新业态、新模式外,重点要突出先进制造业创新主体地位。先进制造业是闵行打造科技创新中心功能集聚区的核心竞争力。在这个领域,闵行的产业链最完备,人才、技术最配套,创新的空间也最大,这是闵行的特色。

  其次,要转变经济发展思路。闵行以前靠“拿来主义”,利用区位优势招徕各地的成功企业,利用税收优惠招商引资,创业成功的本土企业相对较少。闵行要成为科技创新中心功能集聚区,就应按照中央和市委要求,着眼于营造创新创业软硬环境,改变我们的科技创新管理体制和相关政策,形成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新局面。

  第三,要改变经济管理体制。通过经济管理权的上收,打造区域经济发展平台,从而在更大范围更高效地配置资源,改变科技创新动力从区到镇、村和工业园区逐级衰减问题;通过存量工业用地的二次改造,挤出落后产能,为科技创新平台和创新型企业落地创造空间。

  吸引中介组织助推创新创业

  记者:在创新创业环境方面,闵行将如何深化体制机制改革,激发草根企业的创新活力?

  赵奇:过去,我们的政策碎片化现象比较严重,税收优惠、人才政策都有,但这些政策已不适应科技创新企业对政府行政资源的需求。现在的科技创新企业,在创业阶段需要服务平台,需要该平台上的社会中介组织对其进行创业服务和指导。资金方面,这类企业并不看重税收优惠,而是亟需投资基金,比如初创期的天使投资,加速期的风险投资。针对这些需求,闵行将加快搭建平台,加快软硬件建设,拉长创新服务链,把点状的政策串珠成线。

  一方面,加快硬件平台建设。我们已在全区整体布局,打造区域性的经济创新中心建设平台。闵行南部地区的紫竹产业研究院,作为向社会开放的平台,统筹南部地区的创新创业发展;中部地区依托莘庄工业区,在土地二次开发中挤出落后产能,整合土地资源,为生产型服务业的科技创新提供平台;在接壤中心城区的虹桥和七宝地区,以及南虹桥商务区开发区域,也将逐步形成区域性创新平台。

  另一方面,加快软件平台建设。既要整合原来的政策,针对科技创新企业的特点进行量身定做,包括人才政策、居住政策、公租房的配套等;又要依靠市场力量运营硬件平台,让基金、中介、创业辅导等各类组织围绕我们打造的硬件平台,为创新企业服务,形成一个良好的创新生态圈。除了目前大家都在做的创投引导基金外,我们还将通过打造区属的经济发展平台,解决创新企业与地方之间信息不对称问题。在创新平台建设中体现规划的科学合理、服务的高效人性、政策的集成聚焦,真正让全区资源在一个平台上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