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纪的头二十年,上海正处在建设“四个中心”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国际大都市关键的战略机遇期。上海要进一步发展,必须形成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话往一处说,事往一处做的合力,以更加开阔的视野、更加宽广的胸怀和更加恢宏的气魄来规划和加快发展。因此我们要调动全市上下,方方面面的力量,做到海纳百川,群贤毕至,畅所欲言,集思广益,群策群力,建言献策,集中民意民智,提炼真知灼见,为推动上海新一轮发展提供崭新的强大的智力支持。

降低商务成本与增强城市综合竞争力

  厉无畏
  ●成本是决定竞争力的主要因素,成本也是影响投资者决策的重要因素。上海在“十五”计划中提出要增强城市的综合竞争力,并吸引更多的国内外大企业总部或地区总部落户上海。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努力降低上海的商务成本
  ●经济的快速增长引致劳动力和土地成本的较快上升是必然的,试图靠抑制工资和地价来控制商务成本上升并不是好办法。抑制收入不仅会抑制消费,也可能会抑制创新和积极性,并不能起到增强竞争力的效果
  ●发展要有新思路,降低商务成本要有新举措。比如,提高政府的效率,进一步改善投资的软环境,为企业提供完善便捷的服务和更多的共享资源;重视城市“产业链”的规划,使商务活动的要素得到更合理的配置。再如通过空间目标的转换,更合理更有效地使用土地,以降低土地使用成本;引导企业更合理、有效地使用人力资源等
  
  自浦东开发开放以来,上海经济已连续11年保持了两位数的增长速度,与此同时,居民的收入也获得了较大幅度的提高,从而也引致劳动力和土地两大生产要素的成本迅速上升。为应对“入世”挑战,抓住国际新一轮产业转移的机遇,为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快速的增长,加快现代化建设,上海在“十五”计划中提出要增强城市的综合竞争力,并吸引更多的国内外大企业总部或地区总部落户上海。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努力降低上海的商务成本。因为,成本是决定竞争力的主要因素,成本也是影响投资者决策的重要因素。据上海市政府发展研究中心的一项研究披露,从中长期看,上海商务成本的较快上升将成为制约经济发展的最大风险。在20个中外大城市中,上海的商务成本排在14位,高于河内、曼谷和雅加达,与新德里相近;而在国内各大城市中,仅次于北京,居第2位,高于深圳、大连和重庆。
  然而,经济的快速增长自然会带来职工收入的增加,因为经济发展的目的就是要提高人民的生活水平。另一方面,经济发展又必然带来土地的升值。有限的城市土地资源,受价值规律的支配,其价格自然要上涨。因此,经济的快速增长引致劳动力和土地成本的较快上升是必然的。试图靠抑制工资和地价来控制商务成本上升并不是好办法。实际上,从上海人均可支配收入与人均GDP的增长状况可见上海总体上收入的增长幅度并没有超过经济的增长。据统计,1991至2001年间上海人均GDP年均增长17.7%(按现价计算),城镇和农村人均年可支配收入增长分别为17.5%和11.3%。在这种情况下,抑制收入不仅会抑制消费,也可能会抑制创新和积极性,并不能起到增强竞争力的效果。至于地价,据2001年的调查,上海尚低于北京和深圳;在申博成功后,城市中心区的地价和房价更不可能下降。因此,要降低上海的商务成本还必须开拓新的思路。
  其实,成本是相对于效率而言的。既然劳动力和土地的成本上升不可避免,我们只有着眼于提高效率。如果我们能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更合理地配置商务活动要素、提供更高效的服务,那么相对的商务成本也就降低了。
  首先,要提高政府的效率,进一步改善投资的软环境,为企业提供完善便捷的服务和更多的共享资源。事实证明,高效廉洁的政府和规范透明的法律政策能带来商务成本明显的降低。近年来,上海各级政府在简化行政审批程序、精简各种收费、建立诚信体系和转变政府职能等方面做了许多卓有成效的工作,从而降低了一定的商务成本。但这并不是说已无潜力可挖,而应进一步改革行政审批制度,在更高层次上加强投资软环境的建设,为各类企业公平地提供更多的服务和共享资源。
  其次要重视城市“产业链”的规划,使商务活动的要素得到更合理的配置。一个城市或地区,在分工协作、产品配套、原材料供应、技术服务等方面形成较为完善的产业链,总体的商务成本就会下降。所以,现在的投资者在决策时越来越重视供应链和相关服务的配套。因此,各级规划和产业园区的建设要注重行业的配套和产业链的合理布局。如果我们能更前瞻地紧跟世界绿色发展趋势,规划、试点、建设生态产业园区的话,就能更科学、有效地降低商务成本。
  第三,可通过空间目标的转换,更合理更有效地使用土地,以降低土地使用成本。近年来随着高速公路、轨道交通和通讯网络的建设,上海市郊空间距离大大缩小。若在交通便利的郊区,如南汇、奉贤,依托“两港”优势,建立如同苏州工业园区的大型工业、贸易经济园区,那么在土地成本、交通便利和产业服务等方面仍可形成一定的综合竞争优势,有利于吸引国内外大企业前来建立生产基地,从而有效防止城市产业空心化的发生。
  第四,引导企业更合理、有效地使用人力资源。目前企业用人普遍存在“高消费”的现象。如果社会有关部门能根据实际需要,加强专业定向培训,并主动向企业进行用工指导,推荐熟练合格的专业人员,就能有效降低劳动成本。另一方面,通过积极发展生产服务业,鼓励企业将部分生产支持活动社会化,就能在实现人力资源的社会共享中有效降低商务成本。总之,发展要有新思路,降低商务成本要有新举措;努力提高效率,更合理、更有效地利用资源才是降低成本、提升竞争力的根本途径。
  (作者为全国人大代表、经济学家)

——摘自《文汇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