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新闻 >> 便民提示 >> 休闲娱乐

《长恨歌》将被改编成现代芭蕾舞剧

( 2015年6月17日 )

  一个中国人皆知的凄美爱情故事——唐明皇与杨贵妃,用现代芭蕾来表现,会碰撞出怎样澎湃的情感?6月16日,记者在原创现代芭蕾舞剧《长恨歌》的排练现场,找到了答案——“这部戏中,我最不想说的,就是贵妃和皇帝的故事。我想讨论的是人类共有的情感。所以,把它看作是唐先生和杨小姐的爱情故事就可以了。”编导帕特里克·德·巴纳告诉记者。该剧将作为上海大剧院2014/2015演出季的闭幕大戏于7月30、31日拉开首演大幕。

  “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长篇叙事诗《长恨歌》讲述了唐玄宗与杨玉环的爱情悲剧,这段委婉动人的故事曾被排成昆曲、京剧,成为经典;电视、电影也反复地再现这段历史和其中的人物。

  然而,以现代芭蕾的艺术形态来呈现,还是首次。因此,这部由现代芭蕾舞剧《简·爱》编导帕特里克再度为上海芭蕾舞团编排的原创舞剧,从创意之初就备受瞩目。西方的经典爱情故事并不少,为何偏偏选中了中国的《长恨歌》?原来,两年前,《简·爱》排演结束,帕特里克在上海外文书店意外邂逅了一本封面极美的英文译本《长生殿》,“我花了两天时间,一口气把它看完,然后就下定决心,要把它搬上舞台”。但很多人都有着这样的疑问,现代芭蕾的语汇,如何诠释东方的古老爱情?在帕特里克看来,这完全不是问题,因为爱情是没有国籍、颜色的,更无关身份,“这是一个值得讲述的美丽故事,不是中国人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快乐和悲伤,所以,不要把它看作是一个唐明皇和杨贵妃的爱情故事,这其实就是一个唐先生和杨小姐的爱情故事。”

  从《简·爱》到《长恨歌》,帕特里克总是关注具有悲剧意味的女主角,他说,并不是说悲剧的故事就更有美感,而是它们本来就属于我们,“我不想要迪斯尼的童话故事,舞台应该是人生的一部分。那些疯狂、悲伤的事情更能激发我的灵感,之所以选择这些悲剧的女性,是因为我能在她们身上找到震撼。”

  帕特里克在改编过程中,将人物、故事、戏剧性以及诗意都清晰地拉了出来,唐明皇、杨贵妃、安禄山、陈将军、宦官高力士等人物经双人舞、三人舞、群舞等多重舞蹈的表现,性格、情感、情绪呼之欲出。在排练的一场战争戏时,“想象一下,把自己当作张艺谋电影里的‘英雄’!”尽管没有服装、化妆也没有舞台,你却可以在演员的肢体里看到一种电影画面的即视感,一贯给人优雅印象的芭蕾,多了一丝侠气。

  用世界的语言讲中国的故事,帕特里克最讨厌别人给他贴上各种风格的标签,他称自己并不喜欢标新立异,“时尚有时候只有6个月的生命期,而我希望我的作品有更加长久的生命力,所以不要在我的作品上贴一些现代舞之类的标签。其实,所有我们能做的事情都是先人做过的,标新立异的事注定还是会过时。”




收藏】 【推荐】 【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