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政务新闻 >> 便民提示 >> 休闲娱乐

现代芭蕾《长恨歌》本月底将揭开神秘面纱

( 2015年7月20日 )

  上海大剧院与上海芭蕾舞团最新联合制作的现代芭蕾舞剧《长恨歌》即将于本月底(7月30、31日)在大剧院拉开首演大幕,这也是上海大剧院2014/2015演出季的闭幕大戏。现代芭蕾《长恨歌》根据白居易同名长诗改编,历时一年多时间的筹备,四个多月的创排,目前,《长恨歌》已以超乎想象的形式与质感展现出基本的面貌。本周,整个剧组将赴太仓进行最后的舞美合成与彩排。昨天(7月16日),主办方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为现代芭蕾《长恨歌》即将上演吹响号角。

  联合制作成果丰硕

  上海大剧院版原创现代芭蕾舞剧《长恨歌》是继圣诞芭蕾《胡桃夹子》、现代芭蕾舞剧《简·爱》之后,上海大剧院与上海芭蕾舞团又一次联手打造的重要作品,这也是上海大剧院艺术中心充分利用“厅团合作”的优势,再一次展开的原创之旅。

  《胡桃夹子》自2010年诞生至今,成为大剧院每年圣诞的常规演出,经过市场化运作,得到观众的肯定和市场的认可;根据世界名著改编的现代芭蕾《简·爱》则经受国内巡演和海外演出的考验,在获得市场认可的同时,也得到业内的高度认可,并获得国内舞蹈最高奖项“中国舞蹈荷花奖”包括作品、表演、编导四金一银五项大奖,上海芭蕾舞团也通过《简·爱》的创排实现了在现代芭蕾表演领域中新的开拓,更引领了中国芭蕾舞台上的新的风尚。

  现代芭蕾《长恨歌》正是基于此前运作的成功经验,精心筹备而成的全新之作。该剧以写意的手法对原诗进行了芭蕾舞台上的再造。这是对编导的功力、演员的表演以及团队配合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该项目的实现,一方面基于上海芭蕾舞团力求将中国原创芭蕾舞剧推向世界舞台并呈现自身独特艺术风格的决心,另一方面基于上海大剧院对艺术品质的独到眼光以及一直以来对高质量原创作品的大力扶持,使《长恨歌》的启动既大胆又谨慎,它也成为了两方联合制作的多部大戏中第一部真正“以世界语言讲述中国故事”的原创芭蕾舞剧。

  西方编导中国题材

  现代芭蕾《长恨歌》由此前现代芭蕾《简·爱》的德国编导帕特里克·德·巴纳(PatrickdeBana)编导,一个西方艺术家改编中国古典诗歌?很多人听到这样的组合都会感到好奇与疑虑。提及最初动机,却是因为两年前帕特里克在上海排《简·爱》,闲来之余去外文书店买书,偶遇英文版的《长生殿》,他花了两天时间很快读完,便被其中的故事打动,主动向上海芭蕾舞团团长辛丽丽提出,如果再有合作,他希望能将此改编为舞剧。

  究竟是什么吸引了帕特里克?编导表示,首先他被其中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打动,“最大的灵感来自‘爱’,处理这个舞剧的方式也是通过‘爱’”。和我们常常理解的君王与妃子之爱不同,帕特里克觉得,“你可以把它理解为李先生和杨小姐的故事,是两个都有过丰富人生经历之后以更大热情去拥抱生活的男女之间的爱情。”

  同时,吸引帕特里克的还有“为爱舍身”的杨贵妃,“这样强有力的女性对我是有吸引力的,她给予我很多灵感。”和很多中国读者理解的——杨贵妃让唐明皇失去理智,导致不理朝政,走向灭亡——不同的是,帕特里克觉得,把红颜祸水这样的罪名加到杨贵妃头上是不公平的,只有把家在她头上的不公正挪开才有可能探讨两人的关系,“他是皇帝,但首先是‘人’,是人就有弱点。”“我理解中国的‘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文化,但我要表达是杨贵妃在死的那刻,她的孤独、忧伤与恐惧,这是很人性的,为爱牺牲并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

  在这部舞剧中,帕特里克设置了六个主要角色,唐明皇、杨贵妃、高力士、安禄山、陈玄礼以及特别设计的月宫仙子。月宫仙子贯穿整剧,见证了这段“爱恨情仇”,帕特里克形象地形容这些角色,“月宫仙子在整个剧中像指挥一样的地位,她也具有象征意义,代表着爱情、自由、欢乐,唐明皇的角色像一个乐队的首席小提琴,杨贵妃的角色有点像女高音,陈将军、高力士等组合成了一个小的乐队,由月宫仙子来进行指挥。”

  魔鬼训练脱胎换骨

  基于编导充满“人性与内在化”的理解,他在对上海芭蕾舞团舞者的要求也极其严格。虽然有过此前现代芭蕾《简·爱》的合作与交锋,对于帕特里克这种对力量、速度以及内在表演要求都极为严苛的现代芭蕾编导已经有一定的适应,但《长恨歌》将编导这样的特点更加极端化地展现了出来。相比身体上的锤炼,更高的要求是舞者对角色诠释的能力,上海芭蕾舞团的首席演员,唐明皇的扮演者吴虎生表示,“你要表现出唐明皇的君王气质,但他又是爱情面前的凡人,是悲剧中的英雄,他富有力量却又悲情、弱势,我需要从戏剧演员的身上通过想象一点点勾勒出唐明皇的形象,这是非常难的。”而其他角色同样因为每天超负荷地体力支出而疲惫不堪,为《长恨歌》能如期与观众见面而在身体的极限中“求生”。

  对于“逼到极限”的排练方式,编导帕特里克自有他的原因,“只有逼到极限,才能让他们的力量、头脑更加敏锐,一旦你推到边缘的时候,你下一步舞才是你会学会的,是你真正在进步的那块,我老师是这样训练我的,我也这样训练我的舞者。身体的强度能越来越加强,对舞蹈的理解也越来越加深。”帕特里克认为,“长恨歌这个长诗已经非常好了,但如果按部就班这样来改编舞蹈的话,大家也不会来看。如果你把这些演员推到一个极限,激发出他们的潜能,那呈现出的蓝本也许才是值得看的。希望观众能敞开思想、放开眼光来看这些舞者的表演,感受我编舞的意图。”

  该剧的服饰由来自法国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明星舞者阿涅思•雷特思图设计,她在富有一定朝代感的设计中注入了现代的风格。而舞美部分由来自印度尼西亚的著名室内设计师JayaIbrahim担当设计,著名的法云安缦酒店、璞丽酒店等奢华酒店的室内设计正出自他手。而在即将呈现于观众的芭蕾舞台上,他以简约的设计彰显着东方古典味道,通过意境化的打造勾勒出诗意的情致。遗憾的是,Jaya在交完设计稿之后不久去世,现代芭蕾《长恨歌》是他第一部芭蕾作品,也成为了最后一部。




收藏】 【推荐】 【纠错】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