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

为了营造公开、透明的信息环境,便于中外记者通过公开、规范渠道了解上海重要的新闻信息,上海市委、市政府决定建立新闻发言人制度。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将起到沟通政府和新闻媒体,并通过新闻媒体沟通政府和广大公众的桥梁作用。新闻发布会一般每两周举行一次,介绍市政府最新决策及相关工作。

全文 >>
徐威(男)简介
徐威(男)简介

市政府新闻发布会问答实录(2015年7月23日)

(2015-7-23)

  1、上海广播电视台:上海书展一直比较注重图书的品质以及阅读活动,近年来在提升品质方面有哪些活动?第二个问题,世界著名的企鹅兰登书屋第一次来参展,他们将参加哪些活动?

  徐炯(市新闻出版局局长):上海书展确实注重品质,因为上海展览中心作为主会场面积只有23000平方米,面积有限,全国各种各样的书展,上海书展是最有影响力的书展之一,每年全国要求来参展的出版社非常多,要求在书展期间举办推广活动的出版社也非常多。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觉得对图书的质量和活动的质量要设立一个标准。我记得去年上海书展闭幕时针对读者,包括媒体记者朋友提出的一些意见,我们也讲过要“腾笼换鸟”。不可否认在过去书展当中有些图书品质并不是那么高,有些活动商业化的气息过浓,有些活动本身质量也不是非常高。今年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提高了标准。对于今年主会场举办的活动,预计总数是560场,这是经过筛选和压缩的。我们设定了一个门槛,有些商业化味道比较浓,而且会聚集大人流、带来一些安全隐患的活动坚决拒之门外。当然也有一部分高质量的活动,因为嘉宾特别有人气也会在现场造成一些聚集,我们会分流到主会场周边的友谊会堂和分会场来举办。我们对中央舞台区的活动提出了尤其高的标准,而且对不同时段做了不同的安排,对于特别好的活动要优先给予时段的保证,过去平均是一个小时一场,对一些特别好的活动这次可以放宽到一个半小时。但是对有些活动,我们把时间适当缩短。保证上海书展质量是非常重要的。

  去年企鹅兰登书屋在上海书展亮相,大家都记得有一个非常有特色的旅行箱,里面放了企鹅出版的一整套文学书,整个书展期间非常抢手。企鹅兰登书屋去年是委托中国的合作伙伴参展的。上海书展的活力、上海市民读者对图书的热情深深感染了他们。今年是企鹅兰登书屋成立80周年纪念,所以很早就找我们接洽,希望直接参展。因为书展要一个月以后开幕,有关企鹅兰登书屋的具体活动会及时发布。

  2、中国经济导报:上海书展每年都有一些创新项目,读者反响也很好,能透露一下今年有哪些创新项目吗?

  彭卫国(市新闻出版局副局长):书展今年已经是第十二届了,创新年年有,今年也有一些。今年“互联网+”的因素比较多,除了场内世纪出版集团有数字出版馆外,我们在馆配会上增加了数字出版的采购区,组织了以数字出版与数字图书馆建设为主题的高层论坛。我们想通过出版机构和图书馆面对面的沟通,打通产品的生产、需求的障碍。

  第二,论坛方面,今年有两个在业内首创并具影响力的论坛,一个是中国主题出版论坛。主题出版是党和政府一直抓的比较紧的出版门类,对于深入贯彻“四个全面”的重大战略布局、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所以,我们今年首次举办中国主题出版论坛。二是中国超级书店论坛,在互联网已经成为一个大趋势的前提下,实体书店怎么发展,怎么跟互联网拥抱、融合,是所有实体书店所关注的问题。今年邀请了全国36个城市超级书店的领袖云集上海,就实体书店的发展进行探讨。

  第三,上海书展平稳运行了11年,安全是常讲的问题,也是要年年有创新、抓落实的问题。今年在安全保卫和信息化方面将采取一系列的措施,比如说在安全方面,首先是压缩了一些活动,今年不允许理财类、养生类这些和阅读关系不大的活动进场,因为人多容易造成安全隐患。二是在一些容易产生安全隐患的地方取消了一些活动场地的设置。三是做了一系列的预案。在服务方面,我们进一步精细化,包括对天气的预报,对有关特殊人群的提醒,将通过新媒体、新手段尽早告知大家。

  离书展还有一个月,新的活动、新的亮点还在不断出现,我们会及时跟大家通报,谢谢。

  3、上海法制报:我想就安全这个问题问一下,现在场馆面积23000平方米,承载量有多少?总共可以容纳多少读者?今年预计有多少人来参展?针对大客流有没有限流举措?如果有的话,达到多少会采取限流措施?

  徐炯:主会场23000平方米,去年是30多万读者,读者的分布不是很均匀,人流量比较大的是周六、周日。但是周日一般到傍晚以后人就少下来了。所以,对于周六、周日白天的安保工作要进一步加强。今年在门口继续设置安检门。去年广大的读者非常理解也非常配合,尽管在入场速度方面有所延缓,还是非常有序的。今年会继续设安检门,另外门口会设置排队的设施,如蛇型通道,我们也跟公安方面协调,能够用好排队的设施。

  对现场达到多少人才限流的问题,还在进一步论证当中。经过论证以后会有一个饱和的数字,在必要的时候会采取限流措施。我刚才在介绍安全设施时候讲了,我们也查找了历届的问题,比如说通道,按照规定在场馆当中要给观众留出足够的通道。问题是很多展商,会把自己的展位往前挪,占用了通道,这是一个比较严重的安全隐患。今年要采取严格措施保证通道通畅。还有今年现场取消了两个活动区。主会场的活动有两种,一种是跟图书销售现场相对分开的中央会场和小会场,一种是设置在展位旁边的活动区,今年取消了两个这一类的活动场所,避免举办活动带来的人流聚集。刚才彭局也提到,今年将禁止一些图书促销活动,重点是理财类和养生类的,这些活动特别容易聚集人流,会带来安全隐患。

  我还要强调的是,上海书展是促进全民阅读的平台,但不是所有类型的阅读都需要政府搭台推广。比如说娱乐、消遣类的、理财类的、养生类的。刚才提到上海书展注重品质,促进全民阅读。我认为,有些事情市场力量会推动,读者本身也有这方面的需求,我们政府所要推动的就是那些市场力量、市场之手会犹豫退缩的,市场前景不那么明朗的图书,如小众的、层次比较高的书。很多出版社对这类书往往考虑到成本,不大愿意去组织活动,这时候政府需要来推动。从政府的角度促进全民阅读,就是要推动多样化的阅读,包括“深阅读”、“精品阅读”、“开卷有益”的阅读,这是上海书展一直以来的理念。

  4、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今年上海书展有一个云会场,将来有没有更多的书展活动放在这里举行?

  忻愈(市新闻出版局发行管理处处长):今年在“互联网+”理念当中加了一块,由上海新华传媒有限公司在整个全国出版展区内做数字内容的精品推介。在上海书展的15万书当中精选3000种作为云书展,更好为读者服务,来支撑上海“互联网+”的概念。

  5、东方网:我想问一个问题,书展在高峰时间除了安保措施之外,如何更好的引导市民观展?比如说在票价方面夜场更加优惠一些。在这方面有没有一些举措?还比如说在分会场活动上的权衡等等。谢谢。

  徐炯:上海书展票价10元,已经很低了,降低票价也挡不住滚滚人潮,目前没有进一步降价的考虑。但今年将强化优质活动放在夜场。最近在排活动的时候非常头痛,出版社希望把活动放在白天,但我们有意识把一些重量级活动放到夜场,这是分散人流的有效措施。去年余秋雨先生有一场活动就是在中央会场的夜场,人也非常多,效果非常好,也不是那么喧闹。这是一个分流措施,我觉得分流对安全非常重要,重点还是在活动方面希望起到引导的作用。

  6、解放日报:想问一下徐局,刚刚您提到上海书展不是一个为聚集而聚集的展览,是一个有追求、有梦想的书展,请您具体讲一下我们的追求和梦想?以及相较往年,今年在追求梦想,以及纯阅读方面有哪些亮点和举措?谢谢。

  徐炯:上周我刚刚去了香港书展。人们对香港书展有各种各样的说法,有人说它像一个超级大卖场,我觉得很多说法都是一面之词。我对香港书展也有很多想法,香港书展每年入场观众的人数超过100万,而上海书展也就30多万。按照习惯性的思维很喜欢比较数字,经常有人跟我说,上海书展还有差距,你们才30多万,香港书展已经100万了。国内也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类似上海书展、香港书展的书展。世界书展两大类型,一种是专业展为主,是搞版权贸易的,像法兰克福书展、美国书展,现场观众人数不可能很多,因为不是面对普通公众卖书的。香港书展是面对普通观众的,上海书展也是面对普通观众的。这几年国内,像江苏,浙江等地,也出现了书展,也是面向普通公众的。这类型的书展与促进全民阅读的关系非常密切,当然就免不了要比较入场人数。上海书展一方面客观上有限制,主会场只有23000平方米,不可能容纳100万人。对上海书展来说到底要追求什么?我们不追求入场人数的多少,不追求图书销售的多少、活动的多少,因为客观条件摆在这里。上海书展的梦想和追求就是希望能够更好的引领阅读,服务读者读好书和善读书的需求。

  刚才已经讲到了,中国每年出版40多万种图书,新书就有22万种,很难挑选。现在有各种各样的榜单,但这些榜单往往是以销售量为基础的,里面有些榜单商业化气氛非常浓,推出来的未必是好书。第二,老是跟着畅销书阅读也有问题,所以我们要提倡多样化的阅读,要有方方面面的人士来推荐各种各样的书,能够让大家接触到更多的知识、启发思想。所以,我们在图书的选择方面是非常强调品质,我们要求所有的参展单位要对自己带来的图书有所选择,对那些在上海书展之外的,在网上、在实体书店里很容易找到的品种,我们不希望带来展会现场,也会采取一些措施来限制。我们鼓励全国优秀的出版社把新书拿到上海书展首发。所以,今年专程到北京拜访了中国出版集团、中信出版集团,就是为了组织更多优质的图书,包括优质的新书,组织高质量的阅读推广活动。今年有很多场活动是中国出版集团以及全国著名的出版集团,包括上海世纪出版集团专门组织的。图书的品质和活动的品质决定了一个书展的品质。所以,这方面既是一种主动的追求,也是客观条件限制下我们的选择。刚才我也讲了,对政府部门来说,应该促进全民阅读,重点促进哪一部分,要有一个清晰的界定,这也是所谓的“有所为、有所不为”。谢谢。

  解放日报:提到香港书展,香港书展有一个比较好的做法,一些比较重点、比较优质的活动事后全世界的网友都可以通过网络视频回看活动现场实况,这个经验能不能对上海书展有些启发呢?

  徐炯:我们觉得每年的上海书展会集聚一些高品质的活动,当然首先有一个高品质的主讲嘉宾。相对书展那么多的活动,我们的报道可以说是比较少的。传统媒体篇幅有限,各位记者朋友也精力有限。所以,今年有一个举措,我们准备召集一些志愿者,比较好的活动请这些志愿者到现场,把嘉宾讲的内容、精彩的东西记录下来,通过微信、微博发布。当中一些特别重要、质量特别高的活动,也会邀请媒体记者去参与。在顶级活动之下的活动会请志愿者到现场记录、提炼、归纳,然后发布。上海书展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就是分享。这些从全国各地甚至世界各地来的嘉宾新的见解、新的观点,通过媒体包括新媒体,扩大覆盖面,使更多的人分享到。这是今年准备做的一件事情。谢谢。

  徐威(市政府新闻发言人):如果没有问题,今天的发布会到此结束,谢谢大家,也欢迎大家去参观、采访上海书展,也欢迎大家去购书。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