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浦区“春风行动”启动 大山深处年轻人在沪开启新人生 2021-03-23 来源:解放日报
字号:

大山深处年轻人在沪开启新人生

  今年31岁的贺婧倩是一位单亲妈妈,去年从云南来到上海后,一直在盒马鲜生当理货员。而她最初决定来上海的理由,是为了给孩子治病。

  每年春天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批来自云南大山深处的年轻人跨越千里来到上海,开始他们的城市生活。对上海来说,他们带来了宝贵的劳动力资源,对这些年轻人来说,则开启了新的人生。

  今年杨浦区“春风行动”在长阳创谷如期而至,但与以往有些不同。杨浦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除了组织30多家企业提供500余个全职就业岗位外,还联合长阳创谷企业“独立日”灵活就业服务平台提供1万余个灵活就业工作岗位,进一步拓展就业空间。

  工作找到了,孩子病治好了

  贺婧倩是云南省宁蒗县的贫困户。她的孩子5个月大的时候开始出现病症,当时不知道是肿瘤,以为只是疝气,县医院查不出病因。2019年7月,贺婧倩带着孩子到大理就医,第一次听说“左侧阴囊巨细胞纤维母细胞肿瘤”这个病。“医生说这是罕见病,当地没有治疗的先例,需要到上海大医院去治。”

  从那一天起,“去上海”成为贺婧倩的唯一目标,她四处筹集路费和医药费。去年5月,县政府传来消息,上海杨浦区到宁蒗县举办大型招聘会,这让她燃起希望。如今,贺婧倩是盒马鲜生的一名门店后仓理货员,每天前后场地跑进跑出,忙碌却很满足。“这是个新行业,我看到了先进的物流生产线,学到了很多东西。”去年10月,贺婧倩的孩子在新华医院儿科接受了手术,目前恢复情况良好。

  孩子的病治好了,自己也找到了全新的工作。她希望孩子长大了也能到上海来读书,接受更好的教育。

  一直以来,组织帮扶丽江贫困劳动力来沪就业,是沪滇合作劳务输出的重要工作之一。历年来,杨浦区通过“两保障”“两输送”“两走访”“两关爱”等就业创业服务措施,累计帮助两地890名建档立卡户实现了来沪稳定就业,帮助14848名建档立卡户实现了就地就近就业,而这样的举动,改变的往往是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的命运。

  更关心外来就业者职业规划

  一年前来上海就业的宁蒗男孩阿秋烨,当初在一家小龙虾店当后厨,后来他提出,希望能转到服务业更有挑战性的岗位。在杨浦区人社局的牵线搭桥下,如今他在迪士尼度假区一家五星级酒店当客服,走上全新职场。

  对接云南年轻人到上海就业的工作已持续3年,今年就业服务升级。“如果说过去我们更关注如何把年轻人从山里带出来,现在我们更关心每位外来就业者的求职意愿和职业规划。”杨浦区人社局副局长周遐玮说。

  刚来到城市生活,许多人和阿秋烨一样,选择餐饮业或劳动密集型的制造业作为第一份职业,但当他们工作和生活一段时间后,会慢慢形成自己的人生规划。

  今年的“春风行动”首次引入了“独立日”这家灵活用工平台,运用其特有的管家服务模式,为有意愿灵活就业的人员匹配高度适合的岗位。“灵活用工平台的最大特点是通过‘颗粒度’更细的方式,将人和岗位匹配。”独立日董事长郑一说,独立日运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分别对每个求职者和岗位进行画像,能最大限度满足求职双方的意愿。在整个过程中,求职“管家”还会给予求职者面试指导,并持续跟踪服务。

  中职校对口帮扶贫困户学生

  秦洪卉来上海快一年了,当初离开家时,家中只有爸爸一人,这是她心中最大的牵挂。秦洪卉老家丽江是个旅游城市,很多人从事旅游业,秦洪卉高中没读完便辍学当导游。“当时想考导游证,但学历不够考不上。”后来,妈妈生病瘫痪后,她也无法工作,一直在家里照顾妈妈。后来妈妈去世,留下父女两人相依为命。

  “我本打算出来工作,但没想到疫情暴发,找工作变得困难。”秦洪卉说。去年疫情过后,沪滇协作的就业工程来到当地招聘,虽然这是个很好的机会,但她心里仍有顾虑。“如果我出去打工,家里就剩爸爸一人。但他对我说,希望我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就这样,29岁的秦洪卉第一次登上飞机。飞机降落在上海,大巴车把她送到工作地——斯迈普电梯。

  秦洪卉来到生产车间,老师傅带着她从基础学起。“一开始不适应,做电梯门的安装,算是比较轻松的活儿,但我还是经常受伤。”一个月后,她调到了电控车间组装电梯线路,“我感觉自己升级了”。越是技术含量高的工作,她越感兴趣。每天下午5时下班后,秦洪卉经常自己给自己加班,一两个小时不知不觉地过去了。“只要给我机会,我什么都想学。”

  此次“春风行动”还有个亮点,就是通过“沪滇职教联盟”,凝聚上海中职学校力量,对口帮扶贫困户学生,让他们到上海读书,学习一门手艺。毕业后,他们将得到在上海实习工作的机会,或者回到云南开一家民宿,开一间汽修店,带动当地人实现乡村振兴。

分享:
  • 打印